我帶兒子再婚!對方「也帶了個女兒」後來二婚丈夫也走了 我養大繼女「她上班第一個月遞給我一信封」我淚崩

2023-12-06     言諾     18119

我叫張慶香,今年57歲。

我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的丈夫叫大偉,我們是一個村的,村子不大,他家住在村東頭,我家住在村北頭,中間只隔了幾條衚衕。

我們青梅竹馬,小的時候經常在一起玩耍。

大偉中專畢業以後,分到了我們鎮上的財政所上班。

當時我在鎮上開了一家縫紉店,我像我母親,從小就心靈手巧,母親是一個裁縫,在村裡經常給人家剪鞋樣子,剪衣服。

我帶兒子再婚!對方「也帶了個女兒」後來二婚丈夫也走了 我養大繼女「她上班第一個月遞給我一信封」我淚崩

我當年去了裁剪縫紉班,學了半年,又跟著一個老師學了一段時間後,我就來鎮上租下了一間門面房,給人家做衣服賺手工費。

大偉下了班以後,就常來我的店裡坐坐,慢慢的,我們走在了一起。

結婚以後我們就住在鎮政府後邊的兩間平房裡,兒子出生以後,給我們的三口之家增添了無限的快樂。為了讓孩子有個好的學習環境,我和丈夫商量著,我們好好存錢,要去小鎮買套小房子,讓孩子去城裡讀書。

兒子上小學的時候,我們拿出所有的積蓄,又找親戚朋友借了不少錢,在小鎮買了一套小房子。

我把縫紉店店關門了, 我來到了小鎮一個服裝廠打工,由於我有裁剪技術,到了服裝廠以後,不到半年,我就成為技術骨幹,薪水比剛進來的時候多了幾千塊錢。

我帶兒子再婚!對方「也帶了個女兒」後來二婚丈夫也走了 我養大繼女「她上班第一個月遞給我一信封」我淚崩

兒子像我丈夫頭腦非常聰明,他在學習上從來沒讓我們操過心,從小到大,他賺了好多獎狀,牆上貼不開了,我們都給一張張地疊好,放進了櫥子裡。

我們期待著兒子考個好大學,為我們爭光。

丈夫說他考上中專,當時也很厲害了,但是上大學更是他的夢想,丈夫希望兒子去完成他未完成的這個心愿。

但是不幸卻總會悄悄地降臨,那年冬天,天氣特別冷,丈夫有跑步的習慣,吃完飯以後他去樓下跑了幾圈,回家以後就說有點不舒服。

但是過了一會兒,他突然大汗淋漓,捂著胸口一下子倒在沙發上,我慌了,趕忙叫救護車,當醫生趕來的時候,丈夫已經呼吸微弱。

還沒有送到醫院,丈夫就在路上停止了呼吸。醫生說丈夫是突發性的大面積心梗。

我當時就昏過去了。

兒子正讀高二,正處在學習緊張的時候,我只好強裝堅強,把巨大的悲痛都壓在心底

丈夫去世後不到一個月,我的頭髮全白了,兩顆牙齒也開始鬆動,只有我自己知道心裡承受了多少壓力和痛苦。

我帶兒子再婚!對方「也帶了個女兒」後來二婚丈夫也走了 我養大繼女「她上班第一個月遞給我一信封」我淚崩

兒子雖然嘴上不說,但是早晨的時候我看到他紅腫的眼睛,我就知道他夜裡偷偷地哭了,兒子怕我難過,很少在我面前流露失去父親的悲傷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