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婆去世的第四個春節,老公執意驅車400多公里回老家貼對聯,沒想到,在下車的那一刻,我們都哽咽了。

2024-04-21     緣分     8053

四年前,我公公腦出血去世,次年8月,我婆婆胰腺癌,也離我們而去。

公公婆婆一走,老家的屋子便一再是家,以往每到逢年過節,公婆就會打電話問我們回不回去,提前會準備好飯菜。

如今這都快過年了,再也沒人給我打電話,問我們哪天回去!家裡啥都不缺,開車慢點……

一想到這,我這心裡就不是滋味,家裡沒爸媽了,我提議就像往年一樣,留在陝西過,可老公不願意,執意要回老家貼副對聯。

來回一千多公里,就為貼對聯?我不悅的數落老公,真是有錢沒處花,純屬燒的。

老公沒吭聲,默默收拾著要帶的東西,經過四五個小時的長途跋涉,我坐在副駕駛上暈頭轉向,忍不住又數落了老公幾句。

快中午時,我們回到了老家,車剛停在大門口,看到大門敞開著,大門上已經貼上了一副紅彤彤的對聯。

我和老公不明所以,一下車就衝進院子裡,只見三叔正在埋頭掃院子,屋裡屋外被收拾的有條不紊。

見我們回來,三叔趕忙停下來,走過來驚喜對我們說,「小正,你們回來了?」

老公指指大門上的對聯,三叔說,「我貼的,今年你媽滿三周年了,我就貼了副紅對聯,把屋裡屋外打掃打掃,你們回來也方便住,對了,今天正好你三嬸在家燉了肉,你們一會過去吃飯,咱爺倆好好喝一杯。」

看三叔眼裡堆滿了笑,老公眼裡濕潤了,他趕忙接過三叔手裡的掃帚,奮力的掃了起來,邊掃邊和三叔拉話,「三叔,小峰(三叔家兒子)今年回來嗎?」

三叔高興的說,「回來,今天下午就回來。」

看我們打掃差不多了,三叔讓我們去他家吃飯,我提了兩盒禮品,來到三叔家,一股肉香味迎面撲來,老公剛進大門就大聲喊著,「三嬸,我來了。」

一陣寒暄後,三叔從柜子里拿出兩瓶罐頭給我和老公吃,他說,「小時候家裡窮,你們兄妹四個分吃一瓶罐頭都開心的不行,現在日子富裕了,一人吃一瓶。」

老公握著手裡的罐頭,杵在那良久不說話,過了一會,只見他擰開蓋子,一仰頭,罐頭就下去了半瓶。

我們坐在桌子旁,老公和三叔一杯接一杯的喝,自從公婆去世後,我從沒見老公這麼開心過。

吃的差不多時,三叔對老公說,「以後過年過節想回來就回來,你爸媽不在了,不還有三叔三嬸嘛,只要我們倆還活著,你們就有家可回。」

「下午等小峰迴來,我們湊一桌打麻將,家裡什麼都安頓好了,今年我們過一個熱熱鬧鬧的年。」

三叔說的熱火朝天,老公卻聽的淚流滿面,他趁三叔三嬸不注意,扭過頭悄悄把手指,伸進眼鏡下面,快速抹了把眼淚。

初二那天走的時候,三嬸給我們帶了好多東西,臘腸、臘肉、白菜、土豆還有大蔥、大饅頭……

趁三嬸準備這些東西的空隙,老公悄悄讓我給三嬸屋裡塞了1000元。

公婆雖然不在了,但我們很慶幸,有這麼個知冷知熱的三叔和三嬸,讓我們這個年過得不再孤單。

公婆去世的第四個春節,老公執意驅車400多公里回老家貼對聯,沒想到,在下車的那一刻,我們都哽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