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實:回家參加父親的葬禮,偷聽到哥嫂的對話,我瞬間淚流滿面

2024-05-27     緣分     4831

我是從農村走出來的,現在是稅務部門的一個中層幹部,我十分珍惜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,

因為,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,本應該是我哥的。

我爸從部隊轉業以後分到了稅務部門,一直干到退休。

紀實:回家參加父親的葬禮,偷聽到哥嫂的對話,我瞬間淚流滿面

我今年58歲,當時趕上了頂班制度,當年我父親退休的時候,我們家裡可以有一個人進入體制內工作。

父親在稅務部門工作,自然我跟我哥有一個人就有機會進入到稅務系統,成為國家有正式編制的一員。

國家的頂班制度始於1958年,在1983年的時候取消的。

我是60後,自然也享受到了這波福利。

當然這一切都是源於我哥讓給我的。

後來我知道的時候,還愧疚了好一陣子。

父親對於誰去頂班也比較的為難。

只能搞了一個簡單的抓鬮,想通過這樣的方式,看老天爺把這個好運留給誰,也就算是聽命運的安排。

我只記得我爸當時把我和我哥叫到跟前,我們倆差了不到五歲。

我哥從小敦厚老實,而我比較調皮,屬於特別能惹事的那種。

有時候還故意把我做的壞事按到我哥頭上,但我哥對我從來都是愛護有加,從來沒覺得我是個麻煩。

一直感覺對不起我的親哥,他總是在謙讓,包括這次的抓鬮,這也是我後來知道的。

當父親說要抓鬮決定我倆的命運的時候。

哥哥本能地說道:「我不去,讓弟弟去吧,弟弟比我聰明。」

可我爸覺得在這件事情上想儘量做到公平一點,畢竟我倆那時候都沒有正式的工作,屬於同一起跑線。

於是正式的抓鬮開始了,哥哥首當其衝的說道:「我先來。」

我一直覺得哥哥什麼事都會讓著我,但沒想到這次在抓鬮上他卻搶先了。

我心裡還有點生氣,但哥哥已經動手抓起來其中的一個紙團。

我爸簡單的用筆寫了去或不去。

抓到去了,就去頂他的班。

哥哥迅速地打開了團起來的那張紙,我和爸誰都沒有看見上面寫的啥,但是我哥說:「算了,我就說讓弟弟去吧,就連抓鬮我也是輸的。」

還沒等我抓起另一個紙團,哥哥又迅速地抓起了另一個,我說想看一下,我哥都沒讓我看,哥哥居然順手把那兩個紙團給扔到了豬圈裡。

兩頭豬還以為啥美食,瞬間哄搶了起來。

哥哥說:「我嘴笨,也不會說,到單位上也不會來事,這種機會弟弟去了最合適。」

看到這裡我爸嘆了口氣,也沒有多說話,最終這個幸運只落到了我的頭上。

其實,到現在我依然感謝那時的好政策,才擁有了我現在的一切,但是始終覺得對於哥哥不公平,所以在我去了縣城工作,儘量地想補貼他。

紀實:回家參加父親的葬禮,偷聽到哥嫂的對話,我瞬間淚流滿面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