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他折騰近兩個小時,身上到處都在疼,脖子上留了兩處清晰的牙痕

2021-12-04     昀澤     6384

【本文節選自《婚後再愛:前夫蜜寵妻》,作者:晨露嫣然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被他折騰近兩個小時,身上到處都在疼,脖子上留了兩處清晰的牙痕

1

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。

喬千檸悄悄地從被子裡伸出腦袋往浴室方向看。玻璃牆上水汽氤氳,君寒澈的影子在裡面晃動。

她跟他在一起三年半,他來這裡的次數不多。

今天是……第十四次!

他每次來都是晚上,完事了就離開,從不過夜。

喬千檸從枕下摸出一本黑色小冊子,翻到空白頁,工整地寫下日期:7月6日。

他來的時間是九點四十分,現在是十一點四十分。也就是說,剛剛他折騰了近兩個小時!

難怪身上到處都在疼,像被拆了一遍。

剛準備放下筆時,乾淨修長的手指突然從天而降,從她眼前抽走了日記本。

「還給我……」喬千檸大急,慌忙翻身坐起來,伸長了雙臂想奪回日記本。

當身體完全跪直,冷風拂到她光潔的皮膚上時,她猛地打了個激靈,反應過來。她還什麼都沒穿呢!

君寒澈烏漆的雙瞳微眯了一下,冷寒的眼神滑向她的脖子下……

喬千檸又打了個激靈,又羞又臊地抱緊雙臂,難堪地往被子裡縮,結結巴巴地央求道:「這是我的日記本,還給我好不好?」

「日記?」君寒澈視線回到日記本上,每一頁上記著他來的日期、每一次的起止時間。還有圍度、變化……夾頁中甚至畫著人體解剖圖!

喬千檸眉頭緊鎖,越發地窘迫。她這是拿他做結構研究呢!

「日記!」他甩手,把日記本丟進垃圾筒里,臉色還是波瀾不驚,看不出情緒。

君寒澈在她面前動氣也是第一回。反正每次來去幾乎不和她說話。

喬千檸嗯咕著道:「我畫的不是你……」

「畫的是誰?」君寒澈抱起雙臂,唇角緩緩勾起一抹笑意。

千萬不要視此笑為善意,君寒澈這人,人如其名,冰寒刺骨。

結婚契約只有半年就到期了,千萬不要節外生枝。這三年半她過得還不錯,幾個月應付他一次,不管疼也好、不甘心也好,起碼他從不為難她。怎麼偏偏這時候讓他發現筆記本!萬一他刁難她怎麼辦?

「抬頭,看著我。」君寒澈冷冷出聲道。

她縮成一團,又羞又囧地抬起頭。他頭髮還掛著細碎的水珠,小麥色的胸膛上有水正往下蜿蜒滑落,腰上鬆鬆地掛著灰色的浴巾。

喬千檸看得有些呆了,平常她只在電視新聞里敢這樣直視他的臉。霸氣渾然天成的君家唯一繼承人,英俊到讓萬千少女尖叫,一雙眼睛裡仿佛藏著天下山水,能吞噬一切敢覬覦他的靈魂。

「畫的誰?」君寒澈高大的身體俯下來,卷了一縷她的頭髮往前拽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

4月23日,辛芷蕾,向楊洋正式道歉!
娛樂     2小時前     1201 4月23日,辛芷蕾,向楊洋正式道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