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上一個渣男,他花天酒地不說,還喜歡「多人遊戲」

2021-12-06     昀澤     16431

【本文節選自《世俗遊戲:通關者的狂歡夜》,作者:甜甜的兔子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愛上一個渣男,他花天酒地不說,還喜歡「多人遊戲」

王冉再次挺著大肚子找上我逼宮的時候,我笑了。

她可能還不知道,就在昨天,我把一張檢查報告單給了我丈夫,上面清楚地寫著——他不行。

1

王冉長得很美,是那種透著幾分仙氣的清冷美。她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,不施粉黛,就那麼紅著眼眶坐在我的對面。

「師姐,我知道自己對不起你。可孩子是無辜的……」

她紅著眼眶,輕撫著微微隆起的小腹,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。

從前我最吃她這種顏,也因為她的乖巧和溫柔對她格外照顧。現在卻怎麼看都覺得噁心。

如果不是在公共場合,我真想把眼前的這杯咖啡潑在她臉上。請她嘗一嘗抹茶味咖啡。

我強烈控制著憤怒的情緒沒有說話,只是用勺子輕輕攪動著面前的卡布奇諾。

大腦飛快地運轉著。

說來諷刺,我和許鵬結婚五年,一直沒有孩子。之前不論怎麼努力都沒動靜,反倒是兩個月前,他一次酒後衝動,我中了。

這個意外之喜,我是半個小時之前才得知。孕檢的彩超單子還在我的包里,我還沒來得及告訴許鵬。

王冉就迫不及待送給了我一個更大的驚喜。

原來我一度懷疑許鵬能力不行,現在看來,他倒也不是能力不行,是不適合雙彈齊發。

見我不說話,王冉有些慌,又拿出那副白蓮花嘴臉,「我原本不想要這個孩子的,可是醫生說,我的體質如果打掉這個孩子的話,很可能終身不孕……」

說著,豆大的淚珠便落了下來。

我抬頭看她,忍著噁心,遞了一張紙巾給她。「幾個月了,告訴你鵬哥了嗎?」

可能是沒想到我會這麼冷靜,她愣了一會才回答。「鵬哥是很愛師姐的,如果我告訴他,他一定不會要這個孩子的……」

意思是,許鵬還不知道她懷孕,前來逼宮?

這對狗男女有點意思。

「那你找我什麼意思?」我挑眉,對她的茶言茶語表示驚奇和佩服。

「我很愛鵬哥,不想失去他,也不想失去這個孩子,更不想破壞師姐的婚姻。在這個城市,我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師姐,我只想安全地把孩子生下來……然後就離開。」她說著說著,又哭了起來。

兩個樣貌出眾的女人對坐,本來就夠引人注目的。這個綠茶一哭,更引來周圍的群眾圍觀。

我實在是丟不起這人,「別繞彎子,說重點。」

「我和鵬哥每周都有兩天要見面,現在孩子已經三個月了,怕是瞞不住了。我辭了公司的工作,沒有了經濟來源,也不能再住在鵬哥給我租的公寓里……」

我沒有耐心聽她暗戳戳的「秀恩愛」,打斷她,「你想讓我出錢給你找個住的地方,照顧你到把孩子生下來?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