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在夜場上班,玻璃門外,我看見他和一女子相互纏繞,浴火重重

2021-12-13     昀澤     17180

【本文節選自《都市男女:我必須忘記你》,作者:木子田 等 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老公在夜場上班,玻璃門外,我看見他和一女子相互纏繞,浴火重重

1.神秘電影票

比起某羅姓男星,我的丈夫,一個 ktv 客戶經理,更像是時間管理大師。

他精確控制自己的時間,周旋於不同的女人之間。

呵……包括我。

我叫蘇敏,27 歲,畢業於一個還算不錯的二本院校,目前在銀行就職。我的父母之前都在國企做高管,現在均已退休。

我的家風向來比較傳統,但是最終卻嫁給了一個全家人都看不起的娛樂行業工作者。

其實理由很簡單,我老公秦朗是個大帥哥,還很會討女孩子歡心。

秦朗在我們這兒最大的 ktv——赫本工作,但是我們卻並不是在 ktv 認識的,而是在朋友的婚禮上。

婚禮上,帥氣的秦朗表現得彬彬有禮又熱情幽默,很快把我俘獲了。之後的戀愛並不順利,但是父母最終也沒拗過我,還是同意了我們的婚事。

本以為一切都會順風順水地發展下去,沒想到婚後的我就像是氣球吹起了一樣,瘋狂地發胖。

看著漸漸與丈夫不般配的面容,我開始變得愈發的自卑敏感。

許是也感到了我在婚姻中的壓力,父母變得沒那麼反對了,甚至在去年還注資了秦朗工作的 ktv,讓他從每天活在業績壓力里的員工搖身一變,成為也能擁有部分話語權的管理層之一。

可是自從升了官,秦朗的工作反倒是越來越忙了。

接連又是好幾天不見,好不容易盼到他回家,整個人卻是藉口滿身酒氣先去洗個澡。

望著辛苦工作,回家之後又貼心的丈夫,我只得默默地為他收拾衣褲。

拿著手中滿是酒氣的衣物,我習慣性地把手伸進口袋。

忽然,我摸到了兩個小小的紙團。

我將揉搓著的紙團拆開,發現是兩張連座的《你好,李煥英》電影票,場次就在今晚。

一種莫名的不適感襲來,我放下了秦朗的褲子,朝著內屋走去。

拔掉了正在充電的手機,我打開了微信的介面。

「老婆,今晚有大場面,全員必須出席,不用等我啊。」

「大場面」是他們的行話,意思就是有那種一擲千金的豪客要來瘋狂消費。

我沒有第一時間定下「秦朗撒謊」的結論。

你說我是淡定嗎……其實只是習慣了,僅此而已。

從知道他不打算換工作那天起,我就告訴自己要接受並且包容他。

畢竟我找了一個人人都「喜歡看兩眼」的男人,而且他還做著一份必須要和別人打交道的工作,如果天天鬧,那我的婚姻真沒繼續的意義了。

秦朗的工作里充斥著很多的女人,性感 DJ,年輕的美女客戶,ktv 里能說會道的銷售經理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