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女兒上學,見到兒時白月光,她不知道我是暗戀了她七年的小胖子

2021-12-17     昀澤     10539

【本文節選自《城市愛情地圖:愛上一個人,傾心一座城》,作者:魯班大師等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送女兒上學,見到兒時白月光,她不知道我是暗戀了她七年的小胖子

冰城暗戀:床前的白月光

多年以後,當我再次見到牛暢的時候,我的心臟依然漏跳了半拍。

我站在幼兒園鋪滿了軟墊的操場上,看著她拉著我女兒的手,滿臉笑意。

雖然已為人父,但見到牛暢,我還是變回了一個孩子,身處在哈爾濱的冬天裡,手裡攥著一封送不出去的情書,周遭冰冷,內心炙熱。

牛暢絕不會知道我就是當年那個全校聞名,暗戀了她七年的小胖子。

但我也不知道,在上個禮拜,我的女兒張樂樂剛剛在她班上做了一次演講,演講標題就是:我愛我的爸爸,他叫張笑。

牛暢就坐在講台下的小板凳上,聽到張笑這個名字,旋即想起了一些往事。

1.

2004 年左右進入哈爾濱市楊竹山私立高中讀書的學生,一定會聽說張笑這個名字。

因為總有外國人來楊竹山找張笑尋仇。

但學校里有兩個叫張笑的男生,一個念高三,一個念高一。高三的張笑是學校里的老大,長得帥,打群架,帶人出去踢校花,在高年級頗有威信,一呼百應。高一的張笑剛剛入學,白胖,高度近視,眼鏡片跟啤酒瓶底那麼厚。

但是外校的人大多不知道有兩個張笑,跟高三張笑結怨的社會青年來楊竹山尋仇,這仇有一定幾率會尋到高一張笑的身上。

乍一眼看上去還覺得不對勁,在那商量:這楊竹山的扛把子看上去挺面善吶。另一個在那找補:就這樣的你才得小心點呢,你知道啥叫笑面虎不,越這樣的下手越黑。

倆人合計半天,如臨大敵,滿地找,一人翻了一塊磚拎手裡,才敢迎戰,誰知道一腳就給踹倒了,跪地上叫:大哥,別打了,認錯人了。

倆社會青年還不信,以為是什麼緩兵之計,繼續一頓拳腳,打得張笑哭爹喊娘,倆人還很有滿足感,以為降服了楊竹山的老大,最後一腳踏碎張笑的眼睛,趁興而歸。

我當然就是這個趴在地上摸眼鏡的張笑。

三天兩頭地挨一次揍對我來說並不是太大的困擾,因為我爸爸曾經是哈爾濱市拳擊隊的教練,什麼刺拳勾拳組合拳,我從小就沒少領教,久而久之練得皮糙肉厚,痛覺神經也變得遲鈍。

這麼挨揍對我來說唯一的問題是太費眼鏡,我又不敢跟家人說實話,說實話了,怕我爸不講道德,我媽勢必要幫我轉學。

可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楊竹山,因為牛暢就在這裡讀書。

楊竹山在建校成立的頭兩年很出名。師資好,高考升學率在全市都占頭幾名。但因為是私立學校,學生幾乎都是有錢人家自費推進來的,在畢業了兩屆之後,楊竹山漸漸成為了全市最亂套高中的代表。

想好好學習當然也可以,但需要時刻提防身邊紈絝子弟的威逼利誘,躲避問題少年的圍追堵截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