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珍愛生命,遠離渣男」,和媽寶男分手後,我險些被他媽媽毀容

2021-12-17     昀澤     11965

【本文節選自《社死愛情:我們倆尷尬又甜蜜》,作者:叄妖肆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「珍愛生命,遠離渣男」,和媽寶男分手後,我險些被他媽媽毀容

李翔是個媽寶男。

剛跟他接觸的時候,我並沒察覺出來。

直到後來……

「這是我得問我媽。」

「這個我得聽我媽的。」

「我媽說了……」

我笑了。

這貨是不是還沒斷奶呢!

1

連著下了半個月的雨終於停了,今年沒有秋天,直奔冬天來了。

夜黑風高,我被凍得夠嗆,李翔非得約我在操場上見面。

把羽絨服翻出來穿上,揣著一千個不情願,我還是去了操場。

李翔早就到了,這貨穿得比我還過分,圍巾帽子都裝扮上了,裡面估計秋衣保暖齊上陣。

他有點不好意思,低頭說道,「我媽讓我穿得有點多哈。」

我搖頭否認,半斤八兩,我怎麼好意思說他。

這時,一位身材健壯的男生,穿著小褲衩子跨欄背心從我身邊輕飄飄地跑過來,丟下兩個鄙視的眼神。

「大晚上的約我來操場幹嘛?」我朝他撒火,不過這羽絨服是真暖和,我後背都出汗了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李翔搓著手低著頭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凍的。

「沒事我就先走了……」

我正在準備論文答辯,睡覺比什麼都金貴,今天這是犧牲我的睡覺時間出來陪他喝冷風的,這貨就不能痛快一回?

「哎,別,林婷!」

他一把拉住我,一臉便秘樣:「我真的有件挺重要的事要跟你說。」

我點點頭,手插在羽絨服口袋裡,看著他。

「那個……那個我媽今天給我打電話了。」

弊。

怪不得大晚上地把我宣出來,原來是太后降旨了。

「我媽就說咱們倆不合適……」李翔看了我一眼,心虛地低下了頭。

「那你想怎麼樣?」說實話,問出口下一秒我就後悔了,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。

面對這麼一個媽寶男,我還奢望什麼。

可不甘心吶,畢竟是唇紅齒白完全長在我審美點上的男生,再說默默忍耐了這麼久,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呀。

「要不就聽我媽的?」李翔小聲問道,一雙眼睛做賊似地盯著我。

果然,媽壯慫人膽。

今天晚上他就是來分手的,兜兜轉轉繞那麼一個圈。

原本以為他多少還是喜歡我的,沒成想他更喜歡他媽。

行吧,我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。

可這段時間的隱忍,受的委屈總該還回來吧。

我勾勾手指,那貨以為我有什麼話要交代,屁顛屁顛地湊上來。

我掄圓了胳膊,賜給他兩個大耳刮子。

羽絨服多少還是限制了我發力的幅度,不然這力道足以掀翻他。

「你幹什麼?你敢打我……我長這麼大我媽都沒動過我一根手指頭!你是不是有病?」

李翔捂著臉,脆弱得如同風中飄搖的小花兒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