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小叔的禁忌之戀,從16歲到26歲,卻沒有一個好結局

2021-12-20     昀澤     13590

陸平川說:「我想了想,我打算去當兵了。」

葉榛愣了下說:「真的嗎?聽說當兵很辛苦。」

陸平川說:「嗯,我跟幾個同學一起去。」

葉榛沒吃了,「什麼時候走?」

陸平川說:「10月底吧。」

葉榛哦了一聲,繼續剝蓮子,陸平川已經走開了。

藕塘山風吹拂,荷葉嘩啦啦地響,她想那還有不到三個月了。

陸平川對葉榛特別好,在夏天結束之前,他騎摩托車帶她到處去玩,也認識了一幫他的哥們,他們說,是不是女朋友啊。

陸平川說:「別瞎說,我侄女。」

那些男孩子一臉不信,陸平川說:「真是我侄女。不信,你叫我聲叔叔。」

葉榛甜甜地叫了一聲,叔叔。

那些人才真的信了,有個短頭髮的男孩,一臉遺憾地說:「那完了,這麼漂亮的姑娘,我們可都不敢追了,不然不得叫你叔?」

說完,大家轟然一笑,葉榛倏爾紅了臉。

我和小叔的禁忌之戀,從16歲到26歲,卻沒有一個好結局

八月末的一個晚上,他們吃完飯在院子裡乘涼,母親忽然叫她一起去小賣部買雪糕。

路上,母親忽然說:「以後,別跟你小叔出去玩了。你們年紀差不多,一幫男孩子,誰知道是不是好人。」

葉榛輕輕地嗯了一聲,沒說話。

04

一轉眼,葉榛就開學了。

她在縣城念高中要寄宿,一周回一次家,知道她的學校在哪裡後,陸平川經常去學校找她,送零食送零花錢,惹得寢室里的女孩子們羨慕。

騎摩托車要40多分鐘,來去都是陸平川送的,她雙手抓著兩側,緊緊挺著身子,怕急剎車時的慣性會撞上陸平川的背。

其實也有班車,但是陸平川每次都恰好要去縣城,她放學,他就恰好要回家。

40多分鐘的路程,兩人是無言的,但她會觀察到很多東西,比如陸平川飛揚的頭髮,翻飛的衣角,還有她的頭髮,偶爾會甩到他臉上,後來她就把頭髮紮成丸子頭。

陸平川最後一次送她去上學,卻遇到大雨沖壞了路,陸平川就載著她走小路,途經一大片的茶山,白雲仿佛觸手可及。

葉榛的心,一點點地沉醉了。

到校門口後,陸平川說:「那個,我明天就走了,最後一天是入伍時間了。」

葉榛嗯了一聲,看著陸平川,他也看著她,仿佛欲言又止。

但最後,他還是什麼也沒說就走了。

到周五下午放學時,葉榛站在校門口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忽然有些難過,聽見轟隆隆的摩托車聲時,她也會立刻看過去,然後再失望地收回目光。

陸平川走了,再也不會有人送她上學,接她回家了。

她第一次坐上大巴,心裡忽然難過得要命。

之後,陸平川會偶爾給她打電話,會偶爾寫信回家,只是整整兩年,葉榛都沒見過陸平川。

她是在無數個思念的夜晚,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但是這註定是錯誤的,是無法說出口的。

兩年後,陸平川沒有退伍,轉了士官,而她已經去了外地上大學。

春節,陸平川回來了,但她打寒假工沒回來;夏天時,她回來了,陸平川已經去了東北。

總之,兩人就這樣錯過,等真正再見時,葉榛已經大學畢業了。

05

葉榛的生日,是大年三十。

這天傍晚,陸平川從東北趕回來過年,當他走進院子時,葉榛正在給一隻雞拔毛,兩人對視一眼,竟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。

他放下行李,就從她手裡接過拔了一半毛的雞,「怎麼你來干這個。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