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姑娘是新人,保證純!」,知道我的職業後,他嫌棄我

2021-12-20     昀澤     4873

【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,作者:黑金時代 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「這姑娘是新人,保證純!」,知道我的職業後,他嫌棄我

北京下起了大雪,一場又一場,落滿整個北京城。

漫天白雪簌簌,冷冷清清的一$APPEND片。有年輕的情侶依偎站在路燈下,雪裡調蜜。

孟欣踩在厚厚的雪裡,看昏黃的路燈蜿蜒著亮起,橘黃的燈光映照在她臉上,她清淺地笑,「誠哥,沒事。」

「我沒事……」

她拿電話的手凍得僵硬,拽著電話微微顫動。

大雪紛紛飄落,從領口落進她溫熱的脖子,寒涼一點點升起,從心底到眼裡。

孟欣身後的高樓,21層,落地窗前,一個男人光著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。

他嘴裡哈出的熱氣,霧化在玻璃上,朦朧可見是孟欣被橘黃路燈拉得斜長的影子。他對著電話講:「對不起……」

「孟欣,是我對不起你……」

孟欣沒有回頭,一腳踩進雪裡。雪不厚,像輕軟的棉絮,她仰起頭看著漫天飛揚的雪花,她沒有回,只是問他,「誠哥,你從來不是負心漢,我也從來不是小三,更不是二奶對嗎?。」

「你從來不是。是我……」

孟欣笑了,用袖子擦了擦眼角,「誠哥,那就對了。你放我包里的卡,我就放在你包里了。」

「從此,我們一別兩寬,各生歡喜。」

「祝你和琴姐,白頭偕老。」

孟欣越走越遠,燈光漸暗,白茫茫的雪地只有一串看不清的腳印,來來回回,沒有了蹤跡。

林誠站在窗前,腳底一片冰涼。他的目光穿過薄薄的玻璃,站到孟欣留下的腳印里,一寸一寸地丈量著距離。卻又在茫茫雪地里,湮沒了足跡,良久,他說:「好。」

一別兩寬,各生歡喜。

孟欣躲在陰影里,身形僵住,掛斷了電話。

雪無聲地落,她的臉上一片冰涼。她告訴自己,別回頭。

冷風從玻璃縫隙透進,林誠拉上了窗簾,他沉默地靠在窗簾後,看著一雙凍紅冰冷的腳,紅了眼。

漫天大雪,風聲沙礫,簌簌地落,蒼茫一片。

孟欣坐上了長長的火車,要去向哪裡她並不知道。為了逃離,她朝窗口售票員要了一張最遠的票。原來,只要360塊錢就可以逃離北京,逃離陳誠。

她咧著嘴笑,笑自己,笑到淚大顆大顆地滾。

北京倒退的風景,漸漸模糊不清,她腫著眼想起了第一次來北京時的樣子。

11年的尾巴,孟欣高中畢業,考上一所普通大學。

從山清水秀的小鎮,來到北京。這座城市很大,繁華的街道,橘黃的燈光,美麗的玻璃櫥窗里閃著光。孟欣趴在櫥窗前,望著模特身上鮮艷漂亮的大衣,移不開眼睛。

幾年後,她還是抱著手裡厚重的傳單,笑容淺淺,朝每個路過的行人遞去。夕陽似火,點燃天際漂浮的雲朵,燃出青檸檬的酸澀。孟欣踩著夕陽的尾巴,在職介所領了八十元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