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還想做?」,夜裡老婆找我嘿咻,我看著她130斤D罩杯身材直噁心

2021-12-20     昀澤     22650

【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,作者:黑金時代 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「還想做?」,夜裡老婆找我嘿咻,我看著她130斤D罩杯身材直噁心

童曼第一次見到周寧的時候,只有一百斤。

那時候她剛失戀。因為剛好上不願意上床,竟然抓到前男友出軌找小姐。童曼無法忍受前男友用親吻過小姐的嘴唇來親吻她,一想到就胃裡犯噁心,於是分手了。

周寧知道了,就樂:「這哥們,真不會算計。這麼漂亮一大姑娘,大蜜范兒,多少年也得忍著啊!」

童曼斜著眼問他:「要你你忍不忍?」

周寧說:「那必須忍!」

這一忍,忍了兩年,倆人戀愛結婚了。

新婚之夜,童曼才頭一回在床上毫無保留展示出自己的身體。那身段,腰是腰,腿是腿的。給周寧看愣了。他也是個雛兒,自個兒兄弟以往最親密的就是五姑娘,哪怕偶爾看看片,外國洋妞兒胸裡頭塞了不知道幾兩矽膠,哪兒比得上這麼著看真人震撼?周寧當時就熱血上頭。完了事兒,點根事後煙,快活似神仙,摟著懷裡窈窕的小嬌娘,心滿意足:「曼曼啊,娶了你,我這輩子算值了。」

周寧稀罕童曼的身子,童曼知道。

她也樂意讓周寧稀罕。小夫妻新婚,都沒經歷過事兒,哪哪兒一對上眼了都是一場乾柴烈火。再加上剛住一塊,總有些矛盾一致的,一生氣童曼就愛不搭理人。周寧開始還著急,後來就摸清門道了。再生氣,把人往床上一扔,弄完了,童曼人也軟了,哪兒還有力氣生氣?再說了,都這麼親密了,還好意思不搭理他?周寧洋洋自得:「曼曼,你就是被我吃定了!」

有時候做得狠了,倆人腰酸背痛,一塊兒去按摩店按摩,技師給按到腳底下一個穴位倆人就嘶嘶喊疼,問人家:「這是管哪兒的?」技師說:「管腎!」倆人對視一眼,都不好意思地低了頭。

童曼向來漂亮,即使結婚了照樣不少人盯著,走到街上也能時不時碰著個搭訕的。談朋友的時候周寧見了還要樂,說我媳婦兒就是能耐,但是咱稀罕搭理他嗎?結了婚之後到底有些不同了。周寧越看童曼越稀罕,撒不開手,再有見著別人搭訕童曼的時候,就要拉下臉來:「這幫孫子!」

童曼看不過眼,跟他說:「之前也有,怎麼現在就急成這樣了?」周寧嘆口氣,摟住她:「你知道吧,愛是啥意思?本意就是吝嗇。你老公我吝嗇你,懂了嗎?有時候真希望你能丑點兒,胖點兒,那就完完全全成我一個人的,再沒人敢盯著你了!」

「我要真丑了胖了,你也不稀得要我了!」

「不可能!我媳婦兒就是我媳婦兒!永遠都是我媳婦兒!」

這話周寧原本就是一說,但是沒成想,童曼還真聽進心裡去了。

說實話,童曼本身就不是怎麼吃也不胖的體質。這些年為了保持身材,她付出不少。吃碗涼皮都得咬牙切齒把裡頭的辣椒油撥開,省得油太大長肉。一年到頭也難得放開吃一回。減肥減得最厲害的時候,胃縮的,吃個雞翅都要撐。但是現在婚姻穩定美滿,童曼頭一回感到這樣的安心。人都這樣,一在安心的環境中就要放縱自己。再加上周寧都說了這種話,並且自己也近來工作壓力大,有時候忙慌的,就總想找點東西吃來解解壓。童曼就索性全放開了,想吃啥就吃啥,再不顧及身材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