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半年,但我們還住一起。為了女兒的病情,我們演恩愛夫妻的戲

2021-12-22     昀澤     4496

和前夫離婚半年,但我們現在還住一起,離婚不離家。看見他我鬱悶難過得要死,可沒有辦法,醫生說女兒有抑鬱傾向,為了女兒的病情,我只能和前夫演恩愛夫妻的戲。他一直求我原諒,可我是就是有疙瘩……

我42歲在金華一家房地產公司做財務經理。平時工作比較忙,有時還要出差去其他城市審帳。我有一個女兒12歲了,因為我工作忙,爸爸管她比較多。

我和老公​是高中同學,他是我的初戀,高中時候,學霸愛上了對她糾纏不清的學渣。高考過後,我考上了上海財經學院,他成績不好,他家裡出錢給他讀了民辦學校,我在上海,他去了西安。我們開始了異地戀。

那時我們基本靠打電話發簡訊維繫感情,​剛開始事無巨細什麼事都互相說,到慢慢變的無話說。我是個慢熱話不多的人,平時和他在一起,都是他說的比較多,慢慢他打過來的電話越來越少了。我想也許出事了,我去了西安他的學校沒有通知他。

事情就是這麼巧,我在他學校的校門口碰到他和一個女生說說笑笑摟在一起出校門,​他學校有好幾個門的,偏偏就讓我看見了,這真是天意。他看見了站在校門口的我,我好像他連忙鬆開了摟著女生的手,笑容退卻了,他連忙過來拉住我的手「你怎麼來了,怎麼不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接你啊?」

「給你打電話,我怎麼可以看到這樣的畫面呢?分手應該當面說,我們分手吧」​我竟然十分冷靜,我不帶一點表情的對他說了分手。說完以後,我轉身就走,告訴他不要追我,不要讓我看不起他。他打了很多電話,我沒接,發了很多簡訊,我也沒有回。結束了。

畢業後,我在上海一家房地產公司做財務,待遇不錯,上班期間考出了註冊會計師資格。後來因為母親身體不好,剛好公司在金華成立了分公司,我要求去金華分公司工作。上司說我調回去太可惜了,在上海應該會有更多上升空間,母親只有一個,我不能子欲養而親不待啊。

回金華不久,畢業10周年聚會。我去了他也去了都還單身。同學們笑著撮合我們,也不知道是因為同學們的玩笑還是我們情緣未盡,他開始重新追求我。

我都快30歲了,大齡女青年了,母親為了我的婚事十分著急,不停給我介紹相親對象。想想那些糟糕的相親對象還不如他,比較我們知根知底。我重新接納了他。因為我們年紀都不小了,重新在一起不到一年我們就結婚了。

婚後生活也不錯,他對我很體貼,他在商場經營一家玉器店,工作時間比我彈性多了,家裡的活他乾的比我多。婚後第二年我生了女兒,女兒現在已經12歲了,明年就小升初了,女兒沒有遺傳我的學霸基因,遺傳了爸爸的學渣基因,學習成績一直不理想。女兒內向比較敏感,我怕她去補習班不適應,我自己最近又忙,不能輔導她功課,於是給她找了個大學生給她做家教,雖然進步不是很大,不過女兒和那個女大學生相處的不錯,性格也變的比以前開朗一些,為此我還特意給大學生髮了個紅包。

公司在其他城市有帳審核,我出差一個星期,因為工作進展順利,我提前兩天回金華了。本來是準備給老公女兒一個驚喜的,沒有通知他們我可以提早回來,沒想到驚喜變成了驚嚇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