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大學生被騙拐山溝,男人扯下她的衣服,實施「獸行」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

孩子在鄭潔懷裡開始哇哇地哭,劉三虎看著鄭潔挨打後露出的惡毒的眼神,更加煩悶,起身出了門,臨鎖門前說,「讓他別哭了,吵死了。」

9、

惡意、懷疑、不安,這些念頭一旦滋生,就像黴菌一般開始肆意生長。

鄭潔被囚禁起來,不過也是老劉一時的歹念。

鄭潔如今受著劉三虎的打,不過也是劉三虎一時的懷疑。

村裡男人們、女人們的竊竊私語,像風沙一樣刮過——

「聽說有人偷偷和三虎家媳婦睡過。」

「聽說那女的被老劉買過來時就懷著孩子了,那娃兒根本不是老劉家的種。」

「哪裡是什麼城裡人,聽說是城裡賣身的,不幹凈得很,不然怎麼會讓老劉家娶了去。」

這些話傳到劉三虎耳朵里,如同一根根嗖嗖插來的利箭。劉三虎不想相信,起碼知道這女的來的時候沒有身孕,但有人偷偷和自己媳婦睡過嘛?

他本來是不信的,可村裡那些男人們的垂涎,讓他總是刻意地觀察出門前和回家後鄭潔身上的變化。

髮絲亂了,衣服是換過,走路的樣子似乎也不太一樣......懷疑仿佛螞蟻輕輕地齧咬著三虎的內心,他需要真相去撫平。

那些天,三虎像往常一樣出去,然後提前兩三個小時到家,家裡如常並不能讓他安心。直到一天,他提前到家聽到屋裡的聲音,懷疑成為現實,他如釋重負,卻又怒火中燒。

三虎從虛掩的門看到一個男人正俯身壓著自己的媳婦兒,他克制著不讓自己暴怒而起,而是在院子裡找了一塊磚頭,再輕聲輕腳地挪到門口,在屋裡倆人快意的時候他猛然推開門,未等對方反應過來,劉三虎的磚頭已經落在男人的頭上。

用盡力氣的兩下,男人瞬間倒下,血直接從頭顱上汩汩地流出來,不一會兒地上已經被血染紅。三虎這時才來得及定神望向那個男人,即便鮮血已經模糊,但他依然分辨出那是一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——

他的父親,老劉。

女大學生被騙拐山溝,男人扯下她的衣服,實施「獸行」

鄭潔下身光著,血映在她的眼睛裡,渙散了她的神色,陡然間,她尖叫一聲,然後開始厲鬼般發狂地大笑。

「殺人啦,殺人啦。」

緊接著,她光腳踩在老劉的血跡里,像個玩泥巴的孩童一般,將血跡塗在臉上,然後她起身,光著下身飛奔進午後的日光里。伴著她悽厲的笑聲,顯得分外恐怖。

劉三虎跌坐在老劉的屍體旁邊,失魂落魄。床上的嬰兒再次哭了起來,他扭頭望去。

「兒子?弟弟?」

眼底的凶厲再次燃起。
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