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醉在KTV,我睡了閨蜜的弟弟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

【本文節選自《芳心失火:我愛你,但沒有放棄自己》,作者:閃光少女梅梅子 等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酒醉在KTV,我睡了閨蜜的弟弟

1

失戀後,閨蜜約我 k 歌發泄,我把點的酒消滅大半,她還是沒來。

不過她說,「我叫個弟弟過去~」

包廂里,我看著也就這樣 20 出頭的男孩,笑成S逼。

行啊你,陳微!夠意思。

「喂,⼩弟弟,你叫什麼名字?」醉意上涌,我勾著男孩的下巴,輕聲說。

「就叫我弟弟就行。」他說話的時候,好看的喉結上下滾動,少年荷爾蒙地⽓息撲⾯⽽來。

「今晚跟姐姐回家?」

進門的時候,前男友的拖鞋還擺在門口。

弟弟看見了,眉毛一挑。

我安撫他,喪偶,很安全。

弟弟嘴⻆彎了⼀下,沒跟我追究,將我打橫抱起來。

突然沒了重⼼,我下意識摟緊他的脖⼦,

耳邊傳來他的聲音,沙啞曖昧:

「那就好。」

臥室里剛剛把我放下,弟弟竟然扭頭出屋子。

等等,這是什麼情況?

難道說,那是另外一個價錢?

胡思亂想的時候,弟弟又回來了,手裡還拿了蜂蜜水。

我心不在焉地喝完後,眼看著他拿過杯子又要出去。

我眼疾手快,拉住他的⾐⻆!

「嗯?」弟弟目光迷離,

「你可以在這⼉睡的。」

「我加錢……」

一股腦地說完,我根本不敢相信他的眼睛。

噗,頭頂傳來一聲輕笑,他語氣寵溺,

「姐姐,我去放杯⼦。」

「乖,我馬上來哄你睡覺……」

咚咚咚……房間內,只剩下我擂⿎般的⼼跳聲。

啪,燈被關掉了。

感覺身邊的床⼀陷,下⼀秒,就被拉⼊⼀個寬闊的懷抱。

我大腦一片空白,只記得弟弟在我耳邊說了句,「姐姐,好久不見。」

很快,那句話便被淹沒在下一波浪潮中。

再醒來時,弟弟人已經走了。

我試著動了一下脖子,只覺得全身的骨頭都酥掉了,又酸又疼……

但或許,這就是富婆的快樂嗎?

我咬著被角放空,昨晚弟弟那句「姐姐,好久不見。」

那是什麼意思?

不知為什麼,心裡總覺得沒底。

床邊上放著蜂蜜水,水杯下,壓著一沓粉票票。

我艱難起身,掀起床邊貼著的便簽紙:

「姐姐,我不收現金哦。加我微信吧~」

哼,小弟弟,想加姐姐微信就直說。

不過想到昨天晚上的兵荒馬亂,他這小手段顯得格外反差萌了點。

我翻身起來,加了弟弟的微信,把手機放在床邊充電,哼著歌去洗漱。

結果,弟弟還沒通過好友申請,陳薇的消息先發過來了。

我拿起手機,看到陳薇在微信上說:寶兒,你昨天在 ktv 怎麼樣啊?

我激情回覆:啥也不說了!謝微姐!

陳薇繼續說:那我弟接到你了嘛?

我:???你弟?

我再往上翻聊天記錄,聽了好幾遍,才意識到,她說的可能是:我叫我弟弟過去……

一字之差,任我蹂躪的風俗弟弟,變成了我閨蜜的親弟弟,微信的語音轉文字,害死人不償命。

陳薇還在微信上叨叨:昨天我不是約了人嘛[害羞],就讓陳燃去接你了。

「拿到香水了不?你最喜歡的 Dior 小姐。夠驚喜吧!」

手機這邊,我風中凌亂,表情悲壯。

對不起啊,陳薇。

香水沒拿到。

但我拿到你的了。

真是有夠驚喜啊啊!??

我睡了陳微的親弟弟。

他剛滿 20,比我小六歲,還在讀大學。

我上次見他,他還是個高中生。

我那時年少輕狂,嚷嚷著要給陳微當弟妹,她差點讓我血濺當場。

微信上,我心情複雜:「咳咳,微姐,你弟長大之後更帥了啊。我昨天都沒認出來。」

陳微回得很快:「帥個屁。他這種小屁孩最容易被騙了。我前兩天還看了條新聞,一個 30 歲的姐,睡了個男高中生,騙財又騙色。」

我看了,總感覺陳微含沙射影的,回復得很心虛:「怎麼突然說這事兒啊?」

陳微:「這要是我弟,我直接把他倆打包弄死!」

我故作鎮定:哈哈,要不要這麼血腥啊姐……

這是被害妄想症吧這!

而且你弟一點兒也不單純啊!

但陳微是跆拳道黑帶,說出這番話,震懾力還是蠻強的。

接下來,陳微還在微信上不停抱怨著。

說陳燃就要出國留學啦,這個月必須過雅思,不能分心什麼的。

可我一個字也不敢回復陳微,生怕說漏了嘴。

沒想到她直接打來電話,

「不聊了,姐請你吃烤肉去。」

「我去接你。」陳微又體貼地補了一句。

大夏天的,我直接打了個哆嗦,直說不用。

「別不用呀。」她跟我死磕。

最後,我百般無奈,心一橫,心想與其每天都戰戰兢兢,還不如坦白從寬,便鼓起所有勇氣說:

「微姐,我實在不方便和你弟見面。

因為,昨天我倆那啥了!」

一片寂靜後,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「姐姐,你還真是直接啊。」

通話的人什麼時候變成陳燃了?

酒醉在KTV,我睡了閨蜜的弟弟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