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讓我幫忙課程實驗,脫掉我上衣後,他和3個男生一起觀摩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     18498

收拾完靈堂,桂蘭進屋簡單處理燙傷的地方,這時伊伊跑進屋,和桂蘭說奶奶喊她過去一趟。

桂蘭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,老太太這時候喊自己,必然沒什麼好事。等她進了老太太屋裡時,看到大哥嘉偉和大嫂楊潔也在。

老太太瞥了桂蘭一眼,開口道,「喊你過來也沒什麼事,過兩天嘉勇就出殯了,和你說一下事主賠的那十五萬,我打算都留給家棟,他這大專剛畢業,也該在縣城買套房,準備娶媳婦了。」

楊潔聽完,嘴角憋不住的笑意浮現出來。桂蘭忙開口問,「這錢可是嘉勇的,怎麼就全給了大哥家兒子?」

「什麼你的我的,這十五萬是老劉家的,我喊你過來不是和你商量的,就是通知你一聲。」老太太沒好氣地說道。

「你把這錢都給了家棟,那我和伊伊怎麼辦?以後還過不過日子啊。」

「日子是靠你自己過的。怎麼著?你還想指著有這十五萬以後就吃白食。你做夢吧。至於伊伊,老劉家餓不死她。」

「對啊,咱老劉家還能讓你和伊伊流落街頭不成?更何況,伊伊一個女娃娃,遲早是要嫁人的。」大嫂楊潔見縫插針地搭腔。

桂蘭無力地看著眼前的三個人,大哥嘉偉默不作聲抽著煙,大嫂臉上不加掩蓋的笑意,老太太兇厲的眼神藏在滿臉的褶皺里。他們像一群餓狼,恨不得將桂蘭生吞活剝。

「媽。」桂蘭服軟道,「求您了,給伊伊留點兒吧,娃以後上學得用錢啊。」緊接著桂蘭跪在老太太面前。

老太太從鼻腔里冷冷地哼了一聲,「留給伊伊?我怎麼覺得你是想留給自個兒。她初中畢業找個合適的人家嫁了就得了,哪用得著錢?你少給我在這裡扮可憐,剋死我兒子,還想搶我孫子的家業,你這女人太貪了吧。」

嫁進了劉家快十年了,桂蘭一直謙奉避讓,可婆婆卻始終將她當成劉家的禍星,且他也視她為眼中釘,就算此刻她跪在地上哀求,卻無一人心軟動容。

哥哥讓我幫忙課程實驗,脫掉我上衣後,他和3個男生一起觀摩

自己的卑微乞憐對於他們來說,反倒成為惡毒的助燃劑,給他們平添快意。

這時家棟領著伊伊進了屋裡,伊伊站在桂蘭旁邊默不作聲,家棟則徑直走到老太太身旁,「奶奶,我將來能掙錢自己買房子的。您把錢留著給自己花,照顧好身體最重要。」

家棟一句話,不僅讓老太太皺緊的眉頭舒展開,更是笑意盈盈,「還是我的寶貝孫子懂事,知道孝順他奶奶,哪像家裡的一些白眼狼,就想著分家裡的錢,她也不想想,這錢是我兒子的命啊。」

老太太再次數落桂蘭的不是。又說,「反正這錢奶奶給你留著,以後討媳婦用。」

錢的事就這麼定了,桂蘭失落地領著伊伊出了門。

4、

對伊伊來說,家裡的那些紛爭她不清楚,她只知道媽媽又受了委屈。她甚至有點後悔是自己把媽媽叫過去的,如果她不叫,也許媽媽剛才就不用跪著了。但她又有一絲慶幸,慶幸有家棟哥領她進屋裡,讓她能在屋裡陪著媽媽面對一切。

「媽媽,我最近挺乖的,是不是奶奶又生我氣了?」伊伊怯生生地問,她總覺得,剛剛媽媽多少是因為自己才受那些責罵的。

「和你沒關係的。」桂蘭撫摸著伊伊的頭,儘量擠出一點笑容安慰道。對桂蘭來說,她更心疼自己的女兒,從小就要學著這麼懂事。「別讓你受委屈了。」

「我不委屈啊,媽媽不哭我就很開心了,我知道奶奶不喜歡我,但家棟哥對我還是蠻好的,有他在,奶奶都很少訓我了。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