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媳生孩子,寧願辭工也不願回村,婆婆去照顧半年後說:理解他們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

小七哥是獨子,「七」是族裡的排行。小七哥這一輩里有十幾個人,長大後就數他不濟。族裡人說,從小就看出來他不會有出息,不說上面那六個人可以隨便欺負他,就是下面那些人也能隨意欺負他。

兒媳生孩子,寧願辭工也不願回村,婆婆去照顧半年後說:理解他們

「他就是個憨貨。」他母親成嬸是這麼說的。成嬸老公死得早,費心費力地拉扯大他,本指望他光宗耀祖,替家裡掙點面子,哪知道他實在不是成器的料子。小七哥先是學了瓦工,兩個月就被師傅趕回家了,說他實在太笨,然後又學木工,還是很快就被趕回來了,最後,就只能跟著包工頭做點簡單的粗活。

這年,小七哥也結婚了,老婆是他中學同學,平時也是有一點點認識的,雖然之前在一個班上的時候也很少說話,但也還算認識,她是別村的,離這邊也還是挺近的,之前一直在外打工。成嬸托媒人給他說親時,正好把兩人說到一塊去了,我們兩個人簡單的說了幾句話,兩人沒費什麼力氣就結婚了。

小七哥一直不大愛說話,但那天大家鬧新房,將他灌醉了,他說:「我從小就喜歡阿紅,我就是要娶她。」阿紅就是他老婆,有同學仔細一回想,發現當初根本看不出來,由此都笑話他表里不一,表面憨厚老實,實則頗有心機。

兒媳生孩子,寧願辭工也不願回村,婆婆去照顧半年後說:理解他們

成嬸一開始是不同意這門婚事的,她看不上阿紅,阿紅衣著打扮不像農村人,骨子裡似乎還有些媚,不像是能安心當媳婦的女人。可是,她看不上又能有什麼辦法,以小七哥的條件有女人願意嫁就不錯了,何況,小七哥還要死要活地要娶她。

阿紅上門後,成嬸越發不喜歡她,她不會做農活,也不願意學,整天捧手機,除了撒嬌外,什麼也不會。

阿紅在家待了半個月後,就一直鬧著要出去打工。她十多歲時就在外打工了,戶口雖然在農村,但骨子裡已經是城裡人了,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還有人寧願守在這破落的村子裡,掙著一點點錢,而不願出門打工,既開了眼界,又能掙到錢。

這麼熬了一個月,在阿紅的勸說下,小七哥也準備跟她一起出去打工了。這正是成嬸一直擔心的事,她覺得如果兒子能聰明一點,出去闖闖也好,可是兒子這樣的憨貨,出去後還不得讓人吃掉。阿紅也是,外面哪有那麼好,家裡雖然窮,可畢竟是家呀。

不過,小兩口決定了的事,她是改變不了的。兩人就這麼走了,走了後,成嬸聽說了一件事。

兒媳生孩子,寧願辭工也不願回村,婆婆去照顧半年後說:理解他們

這是阿紅一個村裡的人傳出來的,說她在外面不是很檢點,或許還不幹凈過,說得含含糊糊,似真又似假。但對於成嬸來說,就像當頭一棒,一時間,很多不好的想像都出來了,再跟阿紅的衣著打扮、衣食住行一比較,好像真能對上了。

成嬸氣得給小七哥打了電話,問清阿紅不在他身邊,就說了這事。小七哥聽了後,從不發火的他頓時吼了起來:「你管那些閒言碎語做什麼,我自己老婆我不知道嗎,還要別人嚼舌頭!」成嬸說:「空穴不來風,她要是好人,別人能編這樣的話嗎?」小七哥說:「哪個人說的,我回頭撥了他舌頭!」

小七哥最後也沒回來,因為他說阿紅不許他回來。他對成嬸說:「媽,阿紅喜歡在外面打工不是沒道理的,在這裡,只要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,根本不用去擔心別人怎麼想你。我也越來越喜歡這裡了。」

這年春節,小七哥夫妻都沒回來,因為阿紅懷孕了。第二年,阿紅生了個兒子,成嬸覺得,他們應該會把孩子拿回來讓自己帶,但等來等去,卻不見他們回來,忍不住打電話一問,小七哥卻說阿紅辭職了,自己帶孩子。也就是說,他們寧願辭職,也不願把孩子帶回村來。

兒媳生孩子,寧願辭工也不願回村,婆婆去照顧半年後說:理解他們

成嬸實在熬不住,親自去了一趟。小七哥夫妻都在一個工廠里做事,有一間夫妻宿舍,裡面一應俱全。阿紅即便是在帶孩子,打扮穿著還是挺講究,清清爽爽,乾乾淨淨的,僅從外表來看,她跟城裡的那些女人沒什麼區別。小七哥還是那麼憨,不過,正因為他老實,所以老闆挺看重他的。

成嬸看到這一切,也就安心了,心裡在罵那嚼舌根的人,也恨自己竟然輕易就相信了。

成嬸在這裡認識了不少年輕人,他們或者冷漠或者熱情,但絕不會去嚼舌根。他們也大都是來自於農村,問他們以後是不是還會回農村,他們就笑,說在外面習慣了,過個年回去待幾天都渾身不自在了,再說了,回去又能做什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