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兒媳住得遠,婆婆說她比大兒媳好,去住了半月哭了:原來我錯了

2021-12-24     昀澤

周淑於第一次去丈夫家時,心裡是很忐忑的。特別是她提心弔膽地進了門,迎面遇到的是未來公婆那面無表情的臉,更是不知所措地用目光向老公求助,只是,老公卻在跟他哥哥打招呼。

小兒媳住得遠,婆婆說她比大兒媳好,去住了半月哭了:原來我錯了

這時,一個比她大不了幾歲的女人笑著站在她面前,將未來公婆的目光與她隔開,說:「是弟媳吧,快,進屋坐吧。」她頓時長鬆了口氣,對這個女人多了很多好感。

這個女人就是老公的嫂子。老公家兩兄弟,哥哥沒怎麼讀書,在家務農,結婚後和父母住一起。平時的話也就賺點小錢過日子,畢竟在農村的時候不比在外面的開銷大,所以日子也還勉強。

事後,周淑於才知道,當時公婆對自己是不大滿意的,嫌她長得不好看,還嫌她是城裡姑娘不會做農活,不過在得知她的工資和父母已經送她一套房子後,對她的態度立即就有了改變。

當然,這都是以後知道的,當時她並不知道。她進了家門後,公婆態度很威嚴,那種態度她真的永遠都記得,她心裡也不是很有滋味的,她坐立不安,只想早點熬過去,早點回家。嫂子雖然好,可沒辦法長時間陪著,因為嫂子的事太多了。

嫂子一個人忙裡忙外,先是洗衣服,在院子的水池邊手洗,那麼多的髒衣服,應該是全家所有人的吧。她好奇地問嫂子為什麼不用洗衣機,嫂子沒開口,婆婆先開口了:「洗衣機不用電嗎?」嫂子苦笑著說:「沒關係,習慣了。」

小兒媳住得遠,婆婆說她比大兒媳好,去住了半月哭了:原來我錯了

洗了衣服後,嫂子扛著鋤頭出去了,一個多小時後,滿身泥濘地回來,洗菜,做飯,而等到大家都上桌吃飯時,她卻去喂豬了。公婆說不用等她了,先吃,周淑於勉強吃了一點,然後去廚房,看到嫂子正端著碗坐在灶台前吃飯。她很驚訝,問:「嫂子,你怎麼不上桌?」嫂子抹掉眼淚,勉強笑說:「這兒暖和。」

後來,周淑於才知道,原來公婆家的規矩,女人是不能上桌的,她生的兒女都可以上桌吃,就是她不能,這樣的生活也還是非常地讓人喘不過氣的,周淑於從小在父母的關愛下長大的,第一次知道原來這種陋習竟然還存在。她很生氣也感覺到非常的震驚,丈夫也很無奈,說:「我知道嫂子委屈,可是父母就是這樣的,我勸不動呀。」

大哥其實也看不慣父母這麼對媳婦,但一說,父母就生氣,罵人還是好的,有時還會倒在門口哭喊兒子兒媳不孝順,讓他們很難堪。所以時間久了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。

小兒媳住得遠,婆婆說她比大兒媳好,去住了半月哭了:原來我錯了

相比而言,周淑於和老公就好多了,他們離得遠遠的,一年回不了幾次,每次回去都帶些禮物過去。遠香近臭,公婆都說她好,經常用她和嫂子相比,周淑於很難堪,他們什麼也沒做,卻說他們好,而嫂子做了那麼多,卻完全被忽視了。

她覺得對不起嫂子,經常會給她買東西,衣服、鞋子、化妝品等等。那次,嫂子得病住了院,她特意請假趕回來,照顧了她幾天,回家時,嫂子拉著她的手一直送到了村口,淚流滿面地說:「我真的羨慕你呀,可以離他們遠遠的,也不知道我還能在這個家裡熬多久。」周淑於也哭了,她能理解嫂子的苦,可是卻不能幫她解決。

有一天,老公突然跟周淑於商量,說母親想過來住兩天。他擔心周淑於拒絕,但她想了想,說:「可以,但是事先說好,你不要管我對她做什麼。」

婆婆過來後,帶了很多土特產來。婆婆確實對周淑於很好,說她勤快,把家裡整理得這麼乾淨,還說她通情達理,讓自己過來住,又說她做的飯好吃等等,然後總結一點,她比嫂子好多了。

小兒媳住得遠,婆婆說她比大兒媳好,去住了半月哭了:原來我錯了

但婆婆沒想到,兩天後,周淑於的脾氣越來越大了,嫌婆婆不愛衛生,嫌她吃東西太挑,嫌她老糊塗,嫌她衣服洗不幹凈等等。婆婆覺得很委屈,自己已經這麼好了,為什麼她會這樣對自己。

她向兒子訴苦,可是兒子早已猜到周淑於想怎麼做,說自己管不了,最後,乾脆早出晚歸不見她。半個月後一天,婆婆洗碗時打碎了一個碗,周淑於暴跳如雷,說:「你是不是對我不滿,不滿的話就回去吧!」婆婆哭了,說:「原來我錯了,還是老大家的好。」她哭了一夜,第二天就走了。

不久,嫂子打來電話,說婆婆從她那回來後,對自己好很多了,問她是怎麼勸的。周淑於笑了起來,自己這個惡媳婦的名聲是跑不了了,不過不跟公婆住一起也無所謂,只要他們對嫂子好就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