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2021-12-29     言諾

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男人在結婚之後,如果看到岳父母和自己父母的生活相差很大,就會眼紅。他覺得出現這樣事情,就是妻子失職,是妻子和她娘家看不起男人的一種表現。

這樣的男人,覺得夫妻之間要平等,雙方的父母生活也要平等。如果岳父母有多餘的錢,就應該拿出來改善他父母的生活。如果岳父母旅遊、住大房子或是買一些奢侈品,他就會感到對方是在炫耀,讓他的心理極度不平衡。

這樣的男人,不從正路上想怎麼能賺更多的錢,讓父母也過上岳父母這樣的好日子,而是一個勁地想壓榨妻子,慫恿妻子去跟岳父母要錢,然後達到雙方父母平等的目的。

兩個人不能門當戶對,但是男人要知道彼此父母也付出了不一樣的努力。小家庭和大家庭是要有明顯的界限感的。如果紅口白牙地就因為彼此是親家關係,就想通過妻子不停地從人家娘家獲取利益,不管男人找什麼樣的藉口,都是無恥的。

如果男人不能醒悟,總是為了這件事吵架鬧脾氣,女人也不用給他好臉色。如果妥協,他會一直不停地索取,還不知道感恩,覺得女人娘家有錢就應該付出。

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如果男人以離婚要挾,也不用怕,有可能離婚之後,男人才知道女人原來付出了這樣多,是自己的要求過分了,反過來還會想要再復合。這時候,主動權就會落在女人手裡。

宇赫和佳蕊結婚了,兩個人家境相差很多。本來佳蕊的父母不同意這樣的婚事,是佳蕊執意要嫁,婚後宇赫的變化,讓她終於明白了父母到底在擔心什麼。

丈夫的嫉妒心和不滿足。

佳蕊的父母有自己的公司,年紀大了就把公司交給了佳蕊的哥哥打理,佳蕊也在這家公司上班。兄妹兩個人的關係也很好,公司經營的狀況也不錯。

公司來了一個實習生,就是宇赫,人長得高大帥氣,而且有能力,聰明肯用功,佳蕊喜歡他,沒想到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對。

哥哥覺得這個人野心太大,對事業很執著,不會是一個顧家的好男人。而父母則擔心他的家庭背景問題,一個山區出來的窮孩子,肯定身上負擔會特別重,會對家裡人比較重視,不會真正愛惜佳蕊。

可是佳蕊被愛情沖昏了頭腦,非他不嫁,家裡人也沒有辦法,只能給了她豐厚的嫁妝,讓他們完婚。

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結婚不到半年的時候,兩個人就不像婚前那麼恩愛了,尤其是佳蕊懷孕之後,宇赫對佳蕊的關心就更少了。就像是哥哥說的那樣,他一心撲在事業上,總想往上爬,根本不關心妻子懷著孕有沒有不舒服,需不需要照顧。

而且宇赫總讓佳蕊去找她哥哥,讓她哥哥給他升職,都是一家人,總不能一直讓他在基層混日子。

其實佳蕊的哥哥有心提拔他,但是看著妹妹懷孕了,還是決定等妹妹把孩子生下來,再給他升職,升職後他肯定得更忙,就沒有時間照顧妻子和孩子了。

而這時候,岳父母覺得兩個人年紀大了,但是腿腳還硬朗,就想出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,上半年先在國內各處轉轉,下半年出國,去更多地方見識一下不同國家的人文和環境。

宇赫在岳父母家吃了一頓飯,聽他們討論去哪裡玩,心裡憋了一肚子火沒有地方發。晚上回到家,佳蕊看出宇赫不高興,然後問他:「你怎麼了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?」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「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。」

岳父母的旅遊計劃,讓鳳凰男紅了眼:我要幫我媽去種地,咱倆離吧

這話嚇了佳蕊一跳,佳蕊說:「如今我懷著你的孩子,都五個多月了,這時候你跟我說離婚,我怎麼辦,孩子怎麼辦,你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?」

宇赫說:「你父母天南海北地去玩,我爸媽在家住著破房子,吃著鹹菜窩頭,我受不了。」佳蕊說:「咱把公公婆婆接到這裡來吧,我們好照顧他們,到孩子出生之後,婆婆也能給我搭把手。」

宇赫這才沒說話,表示儘快把父母接過來。本以為這件事就這麼解決了,沒想到還是低估了丈夫的嫉妒心。

你爸媽有的,我爸媽也得有。

公公婆婆接過來之後,佳蕊給他們騰出一間客房。當時父母給她陪嫁了這套四室兩廳的房子,再多老兩口住,也綽綽有餘。

宇赫沒有消停兩天,就打發著公公婆婆也去旅遊。一開始佳蕊沒在意,去的都是比較近的地方,也花不多少錢。後來,宇赫越來越離譜,給母親辦美容卡,給父親辦健身卡,還給兩個老人專門顧了個保姆。

然後在家兩個老人什麼都不做,飯來張口,衣來伸手,還不停地要東西。來了四個多月,比她這個孕婦過得都舒坦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