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媽生命垂危,老公偷偷拔了管,我堅決離婚後,不到一年後悔了

2021-12-29     言諾

我媽生命垂危,老公偷偷拔了管,我堅決離婚後,不到一年後悔了

01

我叫王珂,32歲,是一家國企的項目主管。老公婁凱,是骨科醫生,我倆結婚五年了,感情一直很好。

我從來沒想過,我倆會過不下去。更不會想到,短短一年,我的生活翻天覆地。

去年今日,我媽,我唯一的親人,永遠闔上了雙眼。

今天,我和婁凱,辦了離婚手續。

兩個我最親近的人,以不同的方式,離我而去。想起與婁凱離婚,是因為我媽的死,我一直覺得是在做夢。

可,錐心的疼痛時時刻刻提醒我,這一切都真實發生著。

從民政局回來,婁凱一直神色淡定,平靜地收拾行李,平靜地交待我水電,物業,煤氣等等一應瑣事。

最後,他拖著兩個大箱子,臨出門前,還在囑咐,記得把冰箱裡的水果和菜儘快吃掉,免得不新鮮吃壞肚子。

看他的樣子,像是要出個差,不幾天就會回來,淡定得讓我咬牙切齒。什麼一日夫妻百日恩,屁,男人一旦不顧忌,翻臉比翻書還快。

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我的思緒又扯回一年前。

我媽生命垂危,老公偷偷拔了管,我堅決離婚後,不到一年後悔了

02

那時的我,正在外地分公司忙得不可開交,部門員工都聚在會議室開緊急會議。婁凱的電話進來了,我摁掉,他又打進來,我就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婁凱說,回來吧,儘快,媽不行了。

儘管早有心理準備,我還是繃不住了,當著滿屋同事的面,號啕大哭。

我即刻扔下手頭的工作,買了最早一班的機票,往回趕。

趕到腫瘤醫院的時候,婁凱正在走廊等我。看著我失魂落魄地衝過來,他一把攔下了,把我抱在懷裡,說,媽已經走了,走得很安詳。

我見到我媽時,她躺在白布單底下,面色平靜,一臉慈祥。我哭得癱軟在婁凱懷裡,懊悔自己怎麼就昏了頭,在我媽病弱時跑去外地。

其實早在半年前,我就發現,我媽的身體每況愈下,帶她到醫院一查,肺癌晚期。當時,我差點崩潰。

我媽卻很淡定,有婁凱陪你,我就是閉上眼也放心了。

聽了這話,婁凱也濕了眼眶。自從五年前,我和婁凱結婚,把獨居的母親接來同住,婁凱與她一直處得不錯,我媽也把這個女婿當做兒子看待。

還沒等陪我媽做完一個化療,外省的分公司卻出了緊急狀況,老總著急上火,差點把我的手機打爆。

他再三懇請我克服一下家裡的困難,趕去分公司滅火,否則客戶定會丟失大半,分公司的發展也將陷入困境。

03

看著病床上的母親,我心如油煎。母親恐怕時日無多,哪怕能多陪一分鐘,也是好的。

我媽卻勸慰我,去吧,媽現在精神好著呢。再說,還有小凱在,有啥不放心的。

婁凱也沖我點點頭,快去快回,有我呢。他握著我的手結實有力,讓我有了些許安心,想著趕緊完成任務早點趕回來。

真到了分公司,我才發現,事情遠沒有我想的簡單,一時半會根本理不出頭緒。千頭萬緒的,把我拖在了項目里,個把月才能抽空回去看看我媽,還都是匆匆來匆匆走。

多虧了有婁凱陪在我媽身邊照顧,兩個星期前的視頻里,看著我媽的精神還好,她還叮囑我,安心把領導交代的事辦好,她在家一切都好。

哪成想,噩耗說來就來,我連我媽最後一面都沒見上,這恐怕是一輩子的遺憾了。

我媽的後事,都是婁凱在操持。辦完後事,我抽了個空去醫院複印病歷。在走廊等候的功夫,我瞧見之前伺候我媽的護工陳姐,和幾個同伴拐去了樓梯間。

我忙跟過去,想當面感謝一下陳姐,婁凱不在病房的時候,找了陳姐照顧我媽,她做事仔細,態度也不錯。

隔著樓梯門的玻璃,我就瞅見陳姐和另外幾個護工端著水杯在喝水,聊得火熱。

「哎,老陳,聽說你伺候那上家條件不錯,閨女女婿都出息,尤其是她閨女,還是拿年薪的。」

「有錢有啥用,人不還是走了麼。你們知道不,那家老太太進是進了重症監護室,最後還不是被拔了管,她那女婿做的主……」

「不會吧?拔管這種事,是出不起錢的人家才幹出來的,她家不應該啊。」

「人心隔肚皮。重症監護室一天一萬多哩……唉……」我推門的手頓時不聽使喚,陳姐的話像一道驚雷,把我劈蒙了。

04

前前後後所有的事都是婁凱在辦,對他我是百分百信任,他怎麼可能做出這種舉動?

我轉身去了醫生值班室,我媽的主治醫師李大夫正被幾個患者圍著,我插不上話,心裡火急火燎。

好不容易逮了個空,我把李大夫請到一旁,把我的疑問講了出來。李大夫神色匆忙,回答卻乾脆利落,當時病人家屬拒絕有創插管,所有的操作都是經過家屬簽字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的醫院,心裡像著了一團火。婁凱,我的老公,我最信任的人,他怎麼能下得去手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