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沒離婚,卻在外面有家,明知道小三朝三暮四,情人不斷也不管

2022-01-09     緣分     6858

【本文節選自網文,作者:運氣夾心談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我沒離婚,卻在外面有家,明知道小三朝三暮四,情人不斷也不管

01

二十一歲的幼師白萍這幾天格外鬱悶,原因就是她五十三歲的母親,不分白天黑夜地叫她去跟父親做親子鑑定。

有時候,她會懷疑母親的腦子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。

自打十二歲那年,五六個陌生大媽大嬸闖進家裡,衝著她母親亂打亂砸一氣開始,她就知道自己是個私生子。

也就是她這些年聽得最多的「野種」。

她不明白,為什麼自己當了這麼多年的縮頭烏龜後,母親還不放過她,還要拽著她跟那個叫父親的人,去做什麼親子鑑定。

她難道不知道,當小三破壞別人家庭是不道德的,是可恥的嗎?

母親嘴一張,「做親子鑑定」幾個字就呼溜一出。但對她又意味著什麼,她知道嗎?

那意味著,會將她那還來不及癒合的瘡疤活生生地摳開,再往裡邊撒上一把鹽。

因為,有了那張親子鑑定書,坐實了她是那個人的女兒,她這輩子就要將「私生子」這牢底坐穿。

無論她走到哪裡,這頭銜都會像甩不掉的孤魂野鬼一樣粘著她,讓她噩夢連連。

放假時,她寧肯像個遊魂一樣在街上遊蕩,也不願意回家。

在上班的地方,在沒人認識的地方,她就是個身處妙齡的花苞女孩,這是一個女人一生中最聖潔也最美好的時光。

而只要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回到小區,她就是那人人都認識並非常樂意指點一番的「野種」。

十二歲之前是背地裡,十二歲之後是明目張膽。

02

可她的母親,卻好像並不知道她心下的想法。

見她屢屢迴避後,在微信上給她留言說,如果她再不回家,就會找到她上班的地方來。

白萍怕了。

在她的意念中,母親和她所在的那片土地,都被她的所作所為染上了別的顏色。

而自己所在的位置,有著一幫天使般的小生命。這塊土地,也是這個城市裡為數不多的凈土之一。

她害怕母親的到來,讓這兒也沾上她那見不得人的顏色。

所以,她被迫回了條微信,答應周末回家一趟。

然而,讓她沒想到的是,迎接她的,又是一場吵架。

這兩年鮮少過來的父親竟然也在。七十歲的老頭子,漲紅了臉,顫悠著身子,唾沫橫飛地跟母親吵著:

「你放屁,我沒管她!二十幾年來,你賺過一分錢沒?她上學的錢,治病的錢,你買這房子的錢,都是誰給的?」

母親不甘示弱地回答:「她以後生活不要錢?當幼師能賺幾塊錢,你七十歲了,說不定哪天就兩腿一蹬,嗚呼走了,她靠什麼生活?」

「即便是正兒八經的父親,也只管到十八歲,她都已經二十一了,我難道還要管她一輩子?!」

「那我呢,我三十歲就跟著你,二十多年的大好青春,你現在說不管就不管,我的後半輩子怎麼辦?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