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死後,一個男人對我無微不至,臨近結婚時我竟然成了小三

2021-11-21     昀澤     12067

【本文節選自網文《絕望的愛人:我的婚姻搶救無效》,作者:真實故事計劃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侵刪】

老公死後,一個男人對我無微不至,臨近結婚時我竟然成了小三

面對現在越來越膨脹的房價,一套房子,老公失去了生命,我耗去了前半生。當婚姻另起一行,房子又來充當感情的試金石,一切所謂的偽幸福無所遁形。誰的錯?好像誰都沒錯,都是為了操蛋的生活,把半輩子過成了一場鬧劇。

1993 年國慶節,23 歲的我和劉彥彬結婚了。我們倆同在邢台一個國營服裝廠工作,他是技術員,我是車工,彥彬經常在工作上幫助我,慢慢的,兩顆心越來越近,我們戀愛了。一年後,在公婆給的一套 50 平米的小房子裡我們結了婚,房子雖小,空間裡卻滿滿都是新婚的甜蜜。

結婚前婆婆曾答應把這套房子過戶到彥彬的名下,作為我們的共同財產,後來一拖再拖。女兒蕾蕾出生,重男輕女的婆婆甩下一句:準備生二胎,看不見孫子,那套房子永遠不會過戶給你們。

蕾蕾在奶奶嫌棄的眼神里逐漸長大。婆婆生日,蕾蕾和大哥的兒子哲哲因為一個魚頭爭了起來,婆婆直接伸筷子把魚頭夾到了孫子碗里。看著哲哲囂張地衝著女兒笑,我終於爆發了,拉著蕾蕾拂袖而去。

彥彬既心疼女兒,又對婆婆無可奈何。我們第一次發生了爭吵,吵著吵著便吵到了房子過戶,房子這根扎在心底的刺更加劇了我的不滿,吵架主題由「孩子」最後變成了「房子必須馬上過戶」。

其實彥彬私下裡不是沒給他媽說過房子過戶的事,奈何他媽就一句話:想要房子先生孫子。

吵架那夜外面下著大雨,彥彬紅著眼一拳打在牆上,他對我承諾,一定會有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。那天,彥彬拉開房門鑽進了漫天的雨幕里,徹夜未歸。

接到交警的電話,我慌裡慌張抱著女兒打車趕奔醫院,那一刻,彥彬靜靜地躺在白布單下面。他自己喝了一瓶白酒,在那個雨夜和一輛貨車相撞,再沒有醒來。

耳朵里只聽見自己的哭聲越來越遠,逐漸什麼也聽不見了,我暈了過去。

沒有了彥彬,婆婆堅信我會再嫁。偏偏我也是個執拗的人,我誓死要為女兒爭取這套房子的所有權。

我一邊上班一邊帶蕾蕾,那點有限的工資,我們娘倆月月光。婆婆嘴裡說讓我多和她親近,每次我過去後都有成堆的家務活在等著我。婆婆嫌我買的生日蛋糕奶油不好,嫌我買的衣服不新潮,對於她雞蛋裡挑骨頭我心知肚明,但是我就是不再嫁。

2003 年春節,一大家子在婆婆家吃年夜飯。飯桌上婆婆有意無意地說:「哲哲也不小了,該談對象了,現在的房價越來越高,結婚用不著買大房子,你嬸嬸住的那套房子正好小兩口住。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