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的天長地久,愛了他16年,表白後他消失在我的世界裡

2021-12-12     昀澤     8304

【本文節選自《反套路愛情:那些戀愛婚姻中的惡毒與甜蜜》,作者:壞藍眼睛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一個人的天長地久,愛了他16年,表白後他消失在我的世界裡

獨自天長地久

愛是不忘記,愛是不放棄。

世界上最完美的愛情就是,從小培育,貫徹始終。

就像我對許危言一樣。

1

因為許危言的緣故,青島在我的記憶里,變成一座華美之城。

二十多年前曾經去過那個城市,那時候年紀小,跟隨父母去遊玩,不記得什麼景色,只記得滿街上飄逸的長裙和四處叫賣的冰淇淋聲。

那是一座溫潤的城,有大海和摩天高樓大廈參差呼應,中間是狹窄而又蜿蜒的街道。當然,這是別人的城市,與我毫無關聯,可是,因為許多危言的緣故,它突然變得與我的脈搏息息相關。

一切都是許危言。

認識許危言,也是年紀小,小到尚未擺脫懵懂。那時候經常聽到關於他的傳聞,他那時候屬於天才少年,在學校里參加航模比賽,智力競猜,各種演講大會,他是那樣地充滿著鬥志地挺著胸膛,在一次次的出類拔萃中脫穎而出,誰都知道某學校某年級出現了一個天才少年,他的名字叫許危言。

最要命的是,這個天才居然就在我的身邊。

許危言並沒有注意我,我們同住在一所大院,但是從來沒有講過話。

當然,他是知道我的。我們的媽媽彼此為同事兼好友,彼此經常往來。話里話外,經常會開一些不可思議的玩笑。

有一次,他的媽媽到我家裡作客,我一個人窮極無聊,拿了一隻未燃的爆竹剝開來玩,結果,不知道怎麼回事,那隻被我撕破的爆竹突然憑空燃起煙火,我只聽到一陣大喊,整個人便失去了知覺。清醒過來的時候,看到滿屋裡充滿了濃煙,我的媽媽被驚嚇得哭起來,而許危言的媽媽,在旁邊焦急地勸慰。

此次事件形成了兩個後果,第一,我再也不敢碰煙花爆竹。第二,我被認定是一個不安分的作女。

還好,我沒有被毀容,阿門。

如果世界上的事情有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,我一定不會選擇在許危言的媽媽面前,樹立了自己作女的形象,因為這個事情之後,他的媽媽再也不開那種「讓你的女兒將來做我的兒媳婦」這樣的玩笑了。

並且,很快這個事件便被添枝加葉,在我活動的範圍內廣泛流傳開來。當然,恐怕第一個知道此事的,便是那個樣樣紅的天才少年許危言。

於是,我自小學時代,便被打上了烏龍女的標籤,誰都知道我厲害,敢在自己家裡放鞭炮。

我甚覺沒臉見人,所以,我的小學時代,是憂鬱的。

2

我有時候非常恨許危言的媽媽。

如果不是她,那麼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做她的兒媳婦。而當我感覺做她的兒媳婦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的時候,她突然又改變了主意,我恨她。

她是一個青島人,典型地愛裝扮,經常看到她抹著口紅戴著首飾滿世界出現。

許危言的爸爸是一個翻譯官,當年非常吃香,僅僅因為個子矮小,而錯失了一些上升的機會,但是在那個年代,他仍然非常吃香。許危言幾乎遺傳了父母的全部優點。聰明並好看,所以,全世界便都是他的。老師寵愛他,同學羨慕她,小女生對他好,哼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