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後,女友裹著浴巾來找我,那一刻我成了真正的男人

2021-12-13     昀澤     12250

「汪汪!……」

別說讓我學狗叫,天天這麼叫都行,相得益彰。

從此之後,婷婷把我的微信和電話備註都改成了「狗狗」。

我想,現在生活壓力那麼大,如果每天能躺在溫柔鄉里,學狗叫根本不算什麼。

2.

萬萬沒想到,結婚之後,婷婷變了。

我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,但回想起我們的日常,也說不出具體哪裡出現了問題。

好記性不如爛筆頭,我偷偷把我們每天做的事情記錄下來。

大概過了一個多月,我翻看自己寫下的日記,心情更複雜了。

九月三日,婷婷咬傷了我,很疼,她說不是故意的,而是讓我記住,看見傷口就想起她,要永遠愛她。

九月五日,婷婷讓我去某商場給她送東西,也不是特別著急,我在地下車庫迷路了。我遲到了十幾分鐘,婷婷冷著臉,臭罵了我一頓,我解釋說我路痴,她更生氣了,讓我有病去看病,找什麼藉口?

九月七日,我們醒來就到中午了,我說我想吃酸辣粉外賣,婷婷突然變了臉,說我就知道吃垃圾,沒有品味。我摸不著頭腦,偶爾吃個酸辣粉,至於的嗎?但她一再強調,我是垃圾,並讓我自己親口說出「我是垃圾」四個字。我很屈辱,但為了不吵架,我說了。

九月十日,我剛洗完澡,婷婷拿著一把各種顏色的數據線,問我喜歡哪根?我說能用就行啊……然後她拿出一根粉紅色的,電光火石之間,抽在了我的背上!

九月十三日,我自己創業的小公司,拿下了一個專利獎。雖然沒有太大實際意義,但我還是很高興。我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婷婷,她卻抱怨我無能,說這有什麼好炫耀的?說我沒有一絲才華,全靠運氣,並逼著我承認我拿獎全靠運氣,以及我炫耀就是因為我是個土鱉。

九月十九日,我下班回到家,看到婷婷一個人在沙發上鬱鬱寡歡,好像剛哭過。

我問她怎麼了,她說夢見我跟公司行政小姑娘跑了,不要她了。我哭笑不得,各種賭咒發誓,今生只愛婷婷一個,她還是不依不饒。我問她如何才能相信我,她讓我把行政小姑娘開除,否則離婚。我答應了。

九月二十日,一起逛商場,婷婷看中了一雙紅色高跟鞋,跟又高又細!我看也挺漂亮,就買了下來。當天晚上,她又穿上顯擺,一不小心踩我腳上,疼死我了。

九月二十一日,我一瘸一拐出門,在大街上,我看到高跟鞋又喜歡又害怕。

九月二十三日,婷婷提出要跟我玩一個遊戲,就是我每跟她講一個自己內心的秘密,她就發我一張「萬能卡」,即我提的任何要求她都答應。看著眼前的靚麗倩影,我一口氣講了十幾個,把從小到大,能想到的,不足為外人說道的秘密托盤而出。我獲得了十張「萬能卡」,當晚用了一張。她說剩下的九張,解釋權歸她所有。我想,這麼爽,我生命的解釋權都歸你所有都沒問題!

九月二十五日,很高興的一天!公司財務爭取到了合理避稅的辦法,每個月都能省不少錢。我給婷婷買了一個項鍊,婷婷很高興,問我是怎麼做到的,以及她朋友公司正好在頭疼合理避稅的事情,問我要資料。反正她高興就好。

九月二十九日,我讓婷婷跟我回老家看看父母,一起過節。她怒了,說我媽又不是她媽,不去。我說都結婚了,那就是一家人……她卻表示,當初結婚我都沒有主動提出在房本上加上她的名字,我根本沒拿她當過一家人……晚上,她情緒突然好了,我們又為防止全球老齡化做了一些微小的貢獻。

九月三十日,我們去房產登記中心,加上了婷婷的名字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