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吧內,我被一個衣著性感女人調戲,一臉美色之外,她竟是個殺手

2021-12-17     昀澤     7562

【本文節選自《愛情的 33 種模樣:甜甜的,卻劍拔弩張》,情何以甚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酒吧內,我被一個衣著性感女人調戲,一臉美色之外,她竟是個殺手

1)

「知道麼,我不喜歡喝酒。」對面的女人將杯中的雞尾酒一飲而盡,招招手又要了一杯。

「但這 TM 已經是你喝的第八杯了。」

我面上依舊笑容溫柔,心裡卻忍不住暗暗吐槽。

她很漂亮,大波浪的長髮溫柔披落,天鵝般的脖頸暈上了些微酒紅,順著雪膚滑入領口下不能得見的空間。美麗的大眼睛裡蘊藏著似有若無的情緒。

我看著酒液流入她艷紅的嘴唇,像乾渴的魚兒渴望清泉。

我忽然很羨慕那杯酒。

但我們是朋友。

只是朋友。

我不會暴露我一丁點的情緒。

突然覺得安靜,儘管酒吧里如此喧囂。

DJ 在撩撥著勁爆的音樂,舞台上一個身段妖嬈的姑娘正提胸扭臀。

人們大口的飲酒,大聲地尖叫。

這樣吵鬧的環境里,酒吧大門被輕輕推開的聲音,似乎也無人關注。

但事實上,她和我,都聽到了。

進來的是一個穿著黑色風衣,帶著圓沿帽的中等身材男子。

他把帽檐壓得極低,但那雙眼睛裡的凶戾,似乎連墨鏡也遮擋不住。

人們自顧自的狂歡,他們自顧自的前行。所有的吵鬧都與他無關。

他的目標似乎很明確,從酒吧大門到吧檯這裡,他走的不是最短的一段路,而是一段阻礙最少的路。每當與醉酒的人們交錯時,他要麼停下身等人先過去,要麼再繞一段路,總之絕不肯與人近距離接觸。

所以儘管吧檯並不遠,他卻花了不少的時間。

這是一個很堅定、很謹慎、也很有耐心的人,而這樣的人,通常都很可怕。

所以當他走到吧檯前的時候,我願意把視線落在他身上,聽他說話。

男人的聲音沙啞,很粗鄙的那種沙啞,「我要接個任務。」

我伸出食指按了按眉心,正要說些什麼。

喝酒的女人忽然把酒杯一頓,這一下是如此突然,以至於我和風衣男子同時吃了一驚。

酒液在反作用力下沖向天空,又一滴不少地落回杯中,她的大波浪長發往後飄揚:「接接接,接你媽的頭啊!你想接就接?」

在風衣男人的愣怔中,她顫動著烈焰紅唇:「哪來那麼多人要殺,哪來那麼多生意給你?」

「這 TM 是和諧社會!」

伴隨著最後一句振聾發聵的結尾,她喝了一口酒,狠狠吐在了男人腳邊。

黑色的皮鞋上,飛濺上去的幾點紅色酒液,分外顯眼。

風衣男人看了自己的皮鞋很久,再抬起頭來的時候,身邊的溫度都似乎下降了許多。

他慢慢取下墨鏡,露出一個殘忍而戲謔的笑容。

砰!

手已經在風衣里,人卻倒在了地上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