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是個賭徒,輸了錢回家後都會暴打我一頓,兒子死後我心也死了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     6752

【本文節選自《永不消失的青苔:絕望底層青年的掙扎故事 》,作者:狄俄尼索斯 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丈夫是個賭徒,輸了錢回家後都會暴打我一頓,兒子死後我心也死了

「在中國每 7.4 秒就有 1 位女性被家暴」,2019 年新華網的一篇報道中,援引了全國婦聯的這個數據。很多時候,施暴的對象你永遠無法想像。

同時周潔的老公身高和她差不多,外表看著斯文儒雅。因為被家暴,周潔前段時間一直在計劃離婚,開始我們還不信,猜測是周潔小題大做,畢竟摔個杯子敲個桌子這種事,在情侶吵架的時候偶然也常見。

直到那天下班她被堵在公司門口。

周潔老公一看到她,立馬衝上來跪在她面前抱住她的腿。我們幾個人覺得是周潔家事,不想多摻和,準備離開,卻被周潔扯住,她聲音顫抖著,央求著我們說,「你們先別走,他會動手的。」

「老婆對不起,我真的不會再沖你發火了。」沒等我們回復,她老公跪在地上先道歉。「那天是我不對,求求你別和我離婚。」說著說著眼淚便流下來。

旁邊有人開口勸說,「要不你們回家好好聊,感情的事,說開了就好了」。

「沒什麼好聊的,你別在這裡丟人,咱倆沒有可能。」周潔一邊說著,一邊想將腿抽出來。

「啪、啪、啪」,她老公突然開始用力地扇自己巴掌。周潔無動於衷,用力甩開她老公的手徑直往外走去。

結果就在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,那個男生抓住周潔的頭髮,直接一拳頭打到她身上。

從跪在地上痛苦哀求,到起身毆打,她老公片刻之間來了個大反轉。等我們反應過來攔住男人時,周潔已經挨了兩拳。

事後民警過來,得知兩人是夫妻的關係,也只是調解一番。事後回想,如果當時不是我們在旁邊,恐怕周潔就不只是受兩拳而已。不過這個事件,卻讓我想起前些日子回老家聽到的另一件事。

1、

村裡有個女瘋子,前段時間去世了。

瘋女人和我家住一個巷子,不過隔了四五戶人家,每天上下學的時候,我和小夥伴們都會從她家門口經過。

通常傍晚的時候,她都會坐在門口,看著放學經過她家的孩子,露著一口黃牙沖我們傻呵呵地笑,雖然是笑,但比哭都難看。

她梳了一條很長的辮子,辮子上扎著五顏六色的頭繩,已經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顏色,她的頭髮已經太久沒有洗了。平時她除了坐在自家門口,更多時候會在村裡的街頭巷尾拾垃圾,所以身上總會有一股臭味。

大人們在路上遇到她的時候,很多時候說不清楚是嫌棄她,還是怕她。雖然沒有任何交集,但總會忍不住表現出厭惡的神色,嫌她晦氣,吞一口唾沫走開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