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找了個吃軟飯的小白臉,前任找我時,他躲在帘子後面

2021-12-23     昀澤

【本文節選自《閃婚不離:仇富的我被騙婚了》,作者:小奶蓋兒 等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】

我找了個吃軟飯的小白臉,前任找我時,他躲在帘子後面

男人的怒氣來得莫名其妙,唐初露後退了好幾步,後背撞上了桌子,疼得悶哼了一聲,「你幹什麼?」

裴朔年眼眸一閃,下意識鬆了些力道,伸手就要去扯她的胳膊,「很疼嗎……」

「啪——」

他的話還沒說完,臉上就狠狠地挨了一耳光。

唐初露一巴掌打過去,慌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聲音有些抖,用盡全力把他推到門口,「給我滾!」

裴朔年被打得偏過頭去,半天沒有動作,臉頰上尖銳的痛感讓他清醒起來。

他舔了舔嘴角,嘗到一股血腥味,忽然轉過頭,諷刺地笑了,「分手的時候你都沒打過我,露露。」

現在只是看看她的肩膀,她就氣得甩他一巴掌。

「我說了別叫我露露!」唐初露厭惡地看著他。

裴朔年深深地看著她,沒有要走的意思,但也沒有再靠近她。

唐初露後退了幾步,想到帘子後面還有一個男人,眼睛不自覺地往帘子那飄。

求求了,千萬別出來!

她深吸了一口氣,努力平靜道: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

裴朔年注意到她的眼神,「有人?」

「沒……」

裴朔年頓了頓,他認識的唐初露是個和她父親一樣潔身自愛的人,藏男人這種事,她做不出來。

他恢復冷靜,沉聲道:「我要你和那個男人分手」

唐初露眸色一閃,有些驚訝。

裴朔年:「春雨都告訴我了,你找了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,連車都買不起,還要開伯父的車。」

唐初露有些諷刺地笑了一聲,兩人在一起時,妹妹就毫不掩飾地表露對裴朔年的愛慕,沒想到,到現在她們還有交集。

裴朔年皺了皺眉:「我不反對你找男人,露露,但你應該找個比我強的,至少不能差這麼多。」

唐初露抬起頭看著他,想從他的眼睛裡看出點什麼,但是什麼都看不出來。

在一起這麼些年,她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看懂過這個男人。

「裴朔年,我覺得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。」她站起身子,神情有些疲憊,「就當我求你了,以後別再來管我的事情,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了。」

裴朔年身子有片刻的僵硬,他看著她,幾次欲言又止。

「別讓我擔心。」他忽然抬起手,在她衣領處摩挲了一下,眼神落在那些若隱若現的紅痕上,有些恍惚,「露露,不要分手了就自暴自棄,不要……」

他本想挑開她的領子,動作微微停頓,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收回了手,「不要讓我愧疚,也不要讓我看不起你。」

空氣里是良久的寂靜,靜到每個人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辦公室的門被輕輕地關上。

唐初露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,她腿一軟,下意識就要跌坐在地上,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。

陸寒低沉沙啞的聲音響在她耳畔,「還好嗎?」

唐初露放任自己癱軟在他的懷裡,無力地應了一聲,「嗯,我沒事」

我找了個吃軟飯的小白臉,前任找我時,他躲在帘子後面

陸寒時收緊了胳膊,「那麼,我現在可以出去揍他了嗎?」

唐初露愣了一下,轉過身子看著身後的男人,「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?」

「看他不爽。」

唐初露:「……」

她站起身子,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,扯出一個笑,「沒必要,他又沒有惹你。」

陸寒時眼眸一深,單手扣著她的後腦勺狠狠往面前一按,鼻尖抵著鼻尖,語氣沒有了之前的良善,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兇狠,「現任揍前任,還需要理由?」

剛才,正在他要起身出去時,聽到她回答「沒人」,他猶豫了下,他怕她難堪,然而現在,看到她凌亂的領口,他的怒火已經燒到眉毛了。

唐初露被他突如其來的憤怒怔了一下,隨即笑著推開他,「你是現任老公,打他不是掉價?」

這句話並沒有取悅了面前的男人,他挑了挑眉,將手放在了她肩上,「如果下次,你別攔著我,嗯?」

唐初露半天沒說話,過了很久,才淡淡地「嗯」了一聲,抱住了他的腰。

唐春雨沒有想到裴朔年居然會主動找自己。

她在北城中心醫院周邊開了間小旅館,男人一進來就把她按在了門板上。

他不曾憐惜,就連裝模做樣都沒有,現實得讓人覺得恐懼。

裴朔年看著她那張跟唐初露有血緣關係的臉,心裡沒由來一陣煩躁,將枕頭按在了她腦袋上,「別用那種眼神看我。」

本能生出的衝動,永遠不會有實際的心靈補償,來的時候難以抵擋,褪去的時候也匆匆消逝,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空虛土壤。

裴朔年穿好衣服就要離開。

唐春雨頭髮亂糟糟地垂在後背,急忙扯住了他的褲腳,聲音已經變得沙啞,「你就要走了嗎?」

裴朔年不耐煩地停下,「還有什麼事?」

「我……」唐春雨臉上帶著一絲欲言又止,「朔年哥哥,你能不能幫我在市中心找個房子?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