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愛上一個女人,在第六次見面時,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求了婚

2021-11-17     昀澤     21916

【本文節選自網文《早知婚後,不如結婚前分手》,作者:深夜情感研究所 等,有刪減,如有侵權,請聯繫刪除,圖片源自網絡侵刪】

我愛上一個女人,在第六次見面時,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求了婚

1

一個眉目恬淡的女子坐在畫面中央,身穿鴨蛋青色斜襟小衫,面前一架古箏,背後一窗翠竹。

她左手按弦,右手輕撫,頭微微傾斜,肩頸的線條流暢舒展,單看她沉醉於自己音樂中的姿態,觀者仿佛也聽到了縷縷佳音。

這幅畫的妙處還在於配色,衣衫的青色和竹子的翠色都帶著幾分水氣,氤氤氳氳,和暗綠的背景融合在一起,使那女子仿佛端坐在青碧的雲霧之中一般。

姜鶴凝視著面前的畫,心中已打好了一篇畫評的腹稿。

他瞥見了畫面右下角的簽名:程雅聞。

「老鶴喜歡這幅畫?」畫廊老闆馬驍駿踱了過來。

馬驍駿與姜鶴是大學同學,相交多年,可以說是眼看著彼此從十八九歲的少年變成了年過不惑的大叔。

兩人都是學畫出身,但馬驍駿自覺繪畫天賦不算出眾,早早就轉行成了畫家經紀人,如今也算干出了名堂,有了自己的畫廊,擅長挖掘新人,以眼光獨到著稱。

姜鶴則是個徹頭徹尾的浪漫主義者。他家境優渥,沒有任何生存壓力,畢業之後就在世界各地遊歷,不斷創作,兼作藝術評論。

因為始終忠實於自己的品味,漸漸累積起了大批擁躉,繪畫水平和鑑賞水平在業內都受到充分認可。

也正是因為姜鶴的浪漫主義和殷實家境,他身邊從來不乏鶯鶯燕燕,不過自從與初戀婚姻破裂後,他似乎就對感情之事心灰意冷了,再沒有好好談過戀愛。

聽到馬驍駿問話,他回應道:「嗯,技法還需要磨練,不過難得的是有氣韻。老馬,這個程雅聞,是什麼來頭啊?」

「是我們畫廊新簽的畫家。挺靈的一小姑娘,大學剛畢業,學的是歷史,這幾年發表了不少插畫作品。

「她畫畫是野路子,沒正經學過,不過很有想法。正好,我今天約了她過來談談接下來幾年的規劃,要不一起見個面?」

馬老闆知道自己這位老友嘴刁得很,難得這幅小畫對了他的胃口,便想藉機讓程雅聞和他認識一下。

「行啊。」姜鶴應了,隨馬驍駿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。

2

兩人剛落座,就聽到有人在門上輕輕敲了兩下。

門打開的時候,窗外遮住太陽的雲彩正好飄走,陽光灑進來,映得門口的女孩肌膚瑩白,像玉的質地。

姜鶴覺得眼前一亮。

卻聽馬驍駿說:「小程,來來,認識一下,這位是姜先生,是非常有影響力的藝術家,也是藝評人,你有機會要多向他請教。」

程雅聞那天穿了一件藍印花布的寬袍,七分袖,下擺遮到小腿肚,也不掐腰。身材曲線全掩在袍子裡,只露出細細的手腕和腳踝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