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2021-12-30     言諾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嫁出去的女兒,潑出去的水,這句話想必你也不陌生。

有的父母說這句話,只是在跟女兒開玩笑,但凡稍微疼愛女兒一點的父母都不會把女兒當作潑出去的水,看著女兒在婆家被欺負了也無動於衷。

然而,遇到有些偏心到了極致的父母,這句話就不是說說而已了。當他們需要女兒的時候,一口一句「我是你媽,養了你幾十年」,逼迫女兒為娘家提供福利,當女兒需要他們的時候,「嫁出去的女兒,潑出去的水」這句話就成為了擋箭牌。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遇到不疼愛自己、把自己當作工具的父母,是女孩子的不幸。此時,女孩子一定要記住東野圭吾在《時生》里的那段話:

「誰都想生在好人家,可無法選擇父母,發給你什麼樣的牌,你就只能儘量打好它。」

對娘家人無理的要求不心軟,做一個有距離的女兒,也許你會感到舒服許多。

從娘家回來之後,張慧跟我吐槽起了自己奇葩的父母:「別的女兒回娘家是客人,被好吃好喝地招待著,我回娘家是保姆,伺候他們一家人,還拖累了老公和孩子,真是豈有此理。」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01.結婚之前,只要我在家,燒飯的人只有我一個;

張慧是我的大學室友,她父母重男輕女,我早有耳聞。

大二那年的中秋節,由於考試將近,張慧選擇留校複習,沒有回家。她媽媽打了七八通電話,催促張慧回家過節,打到最後,張慧還被媽媽訓了半個小時。

掛了電話,張慧告訴了我媽媽為什麼執意讓她回家:「你當她是想我了嗎?她是想家裡的免費保姆了。只要我在家,無論家裡有多少人,家裡做飯的就只有我一個。人多的時候,我需要給20個人做飯,在廚房裡從早忙到晚。洗菜切菜的是我,炒菜的是我,上菜的是我,刷鍋洗碗的是我。他們吃飽喝足了,坐在沙發上閒聊,我一個人在廚房裡忙得腳不沾地。現在我不回去了,他們認為我偷懶,不想給他們減輕負擔。」

爸爸和弟弟是男人,從來不知道幹家務活是什麼感覺,張慧長大後,老媽也成功丟掉了圍裙,打著培養女兒動手能力、以免被婆家嫌棄的旗號,讓女兒做家務活。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02.結婚後,幹家務活的是全家人;

結婚的時候,張慧沒少跟老媽吵架,把彩禮錢由28萬到了16萬,僵持了許久,才得以順利結婚。

「我媽說,女孩子不燒飯,不幹家務活,會被婆家嫌棄的。我結婚後,我婆家人的做法,與她說的大相逕庭。」

結婚之後,張慧沒有與公婆同住。在自己的小家裡,她與丈夫分工合作,張慧負責炒菜,老公負責洗菜切菜擺盤,洗碗也是輪流著來。

公婆不止一次告訴張慧,別慣著男人,別包攬家務活,要是兒子偷懶,就告訴他們。

在婆家過年的時候,準備年夜飯,全家人一起上陣,哪怕有十幾個人,也不需要多長時間,就能把飯菜準備齊全。

「在婆家,從來沒有男人不幹活這個說法。什麼男人不該幹家務活,我媽就是在為心疼兒子、把女兒當保姆使喚找藉口。」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03.回趟娘家,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菜是我燒的;

今年春節,張慧隨丈夫回了婆家,清明節到了,面對父母要求她回家祭祖的要求,張慧與丈夫答應了,回了一趟娘家。

張慧到娘家的時候,弟弟一家、姑姑一家都回來了,準備給爺爺奶奶掃墓。第二天,張慧爸爸就拉著女婿去集市上買菜。

「他們買了黃鱔、桂花魚、土雞、牛肉、羊肉、土豬肉等,塞了滿滿一車後備箱。別說了三天了,夠我娘家人半個月吃的。我老公說,我爸看到什麼就想買,一買就買許多,然後,我老公掏腰包。」

「買菜錢是我老公出的,10道菜是我做的,憑啥我們一家吃剩飯?」

老公掏完腰包後,張慧也逃不了父母的要求,那就是給一大家子做午餐。

「不是說嫁出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嗎?出嫁女在娘家的地位應該是客人嗎?憑什麼客人下廚?憑什么弟弟一家不幹活?」

張慧感到不滿意,媽媽左一句「你個不孝女,讓你干點活怎麼了」,右一句「那我來,你好意思看著我這麼一大把年齡了還累得要死要活嗎」讓張慧不得不妥協,進了廚房。

未完待續,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