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腎丈夫坦言:捐掉一顆腎臟之後,我對那方面提不起興趣

2022-01-21     緣分     5122

那個早上,我用攝像機記錄下了這樣一組鏡頭:

徐有慶給陳水英圍上了一條紅色圍巾,紅色代表吉祥,他說:「老婆,我們一定能活下去。」陳水英有些害羞,她眼裡含著淚:「老公,謝謝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。」

這場手術是由經驗豐富的主任親自操刀,非常成功。經過精心治療和護理,陳水英和徐有慶也都順利地度過了手術後的危險期。

兩周後,醫院為徐有慶夫婦舉行了隆重的紀念儀式,浙江大學、省教育廳、省衛生廳的領導們也到場表示祝賀。雖然這家醫院接診過很多類似的病例,但丈夫捐腎給妻子實屬罕見,考慮到他們的經濟狀況,醫院又減免了他們的手術費用。

儀式結束後第二天,徐有慶就要求出院。手術費免了,但住院費還得交,他心疼錢又放心不下家裡的兒子,因為陳水英還要留院觀察,他就獨自先回去了。

4個多小時的車程顛得虛弱的徐有慶非常難受,劉清芳得知他回來了,特地送來幾條清蒸鯽魚給他補充營養。徐有慶很感謝,劉清芳就揮揮手說:「謝什麼謝,我把你和水英當作自己的弟弟妹妹來對待的。」

除夕的頭兩天,陳水英也回了家。年夜飯是女兒張羅的,主菜是紅燒鴨子,炒了紅糖年糕,還下了灌湯水餃。一家四口圍坐在狹小的儲藏室里,高高興興地吃了頓年夜飯。

兔年的鐘聲敲響,整個小縣城都沉浸在喧譁的鞭炮和絢爛的禮花聲中,但這一切熱鬧都不屬於徐有慶一家人。

他們早早就睡下了。他們累了。

春節過後,徐曉霞去杭州上大學,徐明被評定為二級智力殘疾,上了培智學校。徐有慶和陳水英留在家中休養,劉清芳和她的家人照顧他們。每隔一段時間,陳水英要去杭州的醫院複查。

梅園小區里住戶多,物業就在公共綠地上裝了單槓、雙槓等健身器材,還擺了些石桌石椅,供大家休閒。每天上午和傍晚,一些人吃了飯,就三三兩兩聚在這裡,聊天說笑。

這些人大都沒什麼正經事,有的是小區居民,有的是儲藏室的租客,以家庭婦女居多,還有幾個上了年紀的老頭。他們聊家長里短,有時能因為一點小事爭吵起來,嘴巴里甩出的話很難聽。

陳水英在家休養,有時會去公共綠地呼吸新鮮空氣。好幾次,一群人撮在一起正說著話,陳水英一走近,他們又不說了。陳水英訕訕地$APPEND說。

終於有一天,陳水英去散步的時候,幾個人圍住了她……

一次,她回來後欲言又止,晚上把門關上,她對徐有慶說:「要不我們搬到別的地方住?」

「搬到哪裡?這裡住著不是挺好的嗎?」徐有慶說。

陳水英的嗓門大了起來:「怪不得最近老有人提醒我,說你跟劉清芳有男女關係。」

徐有慶忽地從椅子上站起來:「這種亂嚼舌根的話你也相信?人家還借1萬元錢救你命呢。」

陳水英說無風不起浪:「我在杭州住院的時候,她侍候你吃侍候你穿,沒有這種關係,誰會這麼做?」

而且,陳水英說得有鼻子有眼的,說有一天晚上,有人看到徐有慶跟劉清芳一起出去,走到燈光陰暗的地方,兩人還拉手,「不害臊!」

然而這一切劉清芳並不知情,依舊來找徐有慶夫婦聊天。見到劉清芳進門,陳水英就站起身,說要到藥店裡配點藥,把他倆撇在狹窄的空間裡。離開儲藏室時,她還故意將鐵門甩得很響。

次數多了,劉清芳也察覺到了異樣,問徐有慶這是怎麼了。徐有慶沒好氣地說:「她的腎病治好了,可能又得了神經病。」

未完待續,請點擊「下一頁」繼續閱讀